三級片女主角

时间:2018-10-22


年过三十的诸位F罩杯、30cm,想必都经历过台港三级片的黄金年代,还记得徐若瑄是怎么在午夜、甚至11点多就开始在第四台轻解罗衫,露出实在称不上是粉红色,却让大家GGININ的大乳晕奶头年代,直到辜莞允的出现,我才释怀原来正妹的奶头不一定像她的脸蛋一样可口。


那小弟妹想请问大家,你们应该都知道第一部号称「打真军」的三级片是哪部吧?


当然,日系的A片,或是私底下偷拍自拍的就不算了,我说的是通过电检,以R级,或是所谓三级片而通过新闻局认可,可以在通路上堂而皇之出现播放的电影而言。


没错,是李华月的「血恋」。


李华月虽然称不上是所谓的正妹,但不可否认,她的骚劲,她的身材,以华人来说还是算顺眼的,至少我现在还在寻找她当初在香港阁楼杂志拍的那套全裸露四点写真,而徐若瑄的写真集我却连一次都没好好看完。


那你们知道台港近千部的三级片中,第一部体内射精,也就是日文所谓的中出片是哪一部吗?


事实上,就三级片的历史而言,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片段,连女星要在三级片露出第四点(生殖器)都极为难得了,口交更不可能,遑论是性器插入的画面,台港三级片中,是不可能有这样的画面的,除非是打马赛克上映的片段。


那年,成人产业逐渐式微,台湾版的PLAYBOY不再出版,香港不再像从前一样拍高品质的三级片,台湾妹又一个个惜肉如金,不像以前的郑家瑜、郭静纯、田丽,说脱就脱,完全没在管谁大咖小咖,连徐乐眉这种高知名度的半老徐娘也拍了露两点写真集


2000年左右可以说是成人出版品的大裸露时代,但等到我入行时,已经捞不到什么钱了,


专门出版本土成人游戏的伊思丽公司也倒了,只剩下几个无名瞎妹为了生活还愿意放手一搏,


电视上不红就到脱衣陪酒的俱乐部去坐在客人身上摇,让人家拼命在身上抓奶、摸屁股,赚那个三分钟一百的小费,连欧棚电视台的范晓红都曾经在台中大中华歌剧院出没,


让我把手指塞进她小穴里抠抠摸摸,不过这个贵一点,三分钟要两百元。


总之,那个灯红酒绿的年代是回不去了,这几个小钮也只想赚几笔快钱,除了在欧棚电视台的演出,还拍露三点成人伴唱带,也加入动感小站穿著那根本遮不住阴毛和乳晕的泳装卖力扭动


可惜大部分的人早就连她们阴道裡面有几条皱摺都算得清清楚楚了,哪还有兴趣看她在那边隐约露点,所以她们还是没红。


当中有个比起娜娜、Tin27、小爱等广为人知的性感女星来说,


实在称不上正妹的余明,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拍了一部台湾三级片,说实在的,比起假掰到哭爸的其他女星来说,我倒不讨厌余明,我反倒有点喜欢她的眼袋,还有她的鹅蛋脸,看起来相当真实,是那种你随时都可能遇到的女孩,但是她的骚劲就像我当年还是国中生时李华月带给我的刺激,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忘怀的。


这部三级片一开始是她入浴的镜头,导演为了怕我起生理反应,要身为男主角的我先在旁边用力地看,最好是看到腻,等一下跟她的床戏才不会起生理反应。


事实上,我也从来没有在三级女星身上勃起过,那种紧张的气氛绝对是正常男人硬不起来的氛围,我只要担心等一下会不会不小心让我的肉棒入镜,要马打上马赛克,要马就重拍一次。


身为不专业的台湾三级男星,我必须强调,我不是AV男优,水电工阿贤是AV男优,跟文化大学妮妮干抱的炸蛋是AV男优,但我不是,


我从未在工作人员众目睽睽之下让阴茎进入过任何一个女性的身体,我只是把阴茎用胶带牢牢贴在腹部,然后利用错位做出好像做爱的画面。


我跟余明早就认识了,但是合拍三级片是第一次,我们一起吃过饭,也听过很多她的耳语,但是表面上大家都是好同事,所以看到我在旁边故作镇静地欣赏她入浴的画面,在镜头拍不到她的脸蛋时,她还会跟我做鬼脸化解尴尬。


想想看,眼袋那么深,几乎称得上是晚娘脸的她,故作亲切的那回眸一笑,反差有多大!?


一边看著她姣好的身材,虽然不到C罩杯,但绝对是可以装满B罩杯的坚挺胸部,还有一双长腿上,白皙屁股蛋间隐约随著流水晃动的性感阴毛,


我竟然被她那吐出舌头的俏皮模样搞得心猿意马,一不小心就勃起了。


不过我倒是一点都不害臊,因为摄影师、灯光师、导演,每个裤档也都是撑得饱饱的,我必须承认从未看过这种景象,


像摄影师,即使是当初拍蓬莱仙山之花Tin27露三点私拍的画面,我也没看过他勃起,我必须承认,余明这小骚货真的是有一套啊。


接下来又拍了几段质感很差的镜头后,就是扮演不良刑警的我藉故把她押到床上大战的画面,


在那之前有个搜身的桥段,我必须承认,好不容易肉棒才消肿的我,在撩起她的短裙时,阴茎又受不了刺激而勃起了。


事实上,我对我不争气的老二感到莫名奇妙,这是三级片,等一下除了勉强可以把鸡鸡压在她肚皮上假装抽插,实则磨蹭之外,几乎没有福利,它那么争气是怎样?


平常搞我女朋友倒是没两下就洩了,实在很不会看场合逞凶。


目前为止比较危险可能过不了电检的画面,可能是她脱光衣服趴在牆上让我搜身那段,我把手掌伸到她的两腿之间,然后往上撩弄,


为了画面有说服力,其实我的左手掌上缘是真的摸到余明的下体了,那几下摩擦,我的手指可以感觉到余明小阴唇的柔软,


我甚至承认有意无意地使上了一点力道,想让食指陷入她的两片花瓣之间,


不过这些之前都沟通过,在我食指前缘拨开她的小阴唇,然后由后往前触及她的阴蒂时,她的表情始终都没有异状。


不过后来动作愈来愈大,我除了食指继续摩擦她的阴唇之外,大拇指更陷入了她的股沟。


现在你们重新看这部电影,可能觉得我动作有点大,事实上我动作是非常之大!我好几次拇指都稍微用力到好像要撑开余明菊花般深入,只差没有真的进去。


我在画面中是得意地从后面观察余明的表情,事实上当时的我是忐忑不安地在尝试余明的底线,这倒不是出于私欲,而是导演的要求;


那一阵子出了萱萱、掏宏、妮妮、小敏这几个打真军的本土AV女优,我们的作品虽然是三级片,但相对来说曝光度比较广,


所以在尺度不能像她们这样夸张的情况下,在尺度边缘做出情欲的感觉是我们唯一能与她们一较长短的地方。


这段结束后,要求一镜到底的导演要我们裸裎相见、面对面耳鬓厮磨,其实我是想要求导演休息一下让我洗个手的,因为我的左手沾满了余明的分泌物!


虽然她当著我们的面洗过澡,但是我的左手食指还是沾满了滑滑的液体,这想当然耳,在那样的情境下被抚摸阴部了这么久,是女人都会春潮犯滥的。


后来的画面大概就是各种利用错位模拟出我们好像真的交构的画面,实际上我只不过是把已经用胶带牢牢黏在小腹的阴茎紧贴住余明的身体,然后前后摇晃,


虽然跟真正的做爱完全不能比,但眼裡看著余明好像被干的浪荡样,阴茎紧贴在她阴阜上摩擦以免入镜的刺激感倒也挺舒适,


有点像自己用棉被或枕头自慰,只不过现在是用活生生的女性胴体在磨蹭肉棒,那种柔软和温暖的感觉岂是自慰能比。


黏鸡鸡用的胶带很快就被我俩的汗水儒湿了,


失去黏性后更束缚不了我15公分左右的巨大肉棒,


不过我没有勇气叫暂停重黏,因为这种小成本的电影,光是停机重拍几分钟的胶卷成本可能就等于浪费全部工作人员整天的薪水,


所以当时我心想,反正床戏快拍完了,只剩一个传教士体位抽插的画面,我只要继续紧紧让勃起的肉棒被我的体重压住,夹在我和余明的小腹之间偌大的阴茎就不会入镜,只会看到蛋蛋在余明穴口晃呀晃的,到时候后製再用马赛克处理就可以了。


于是我谨守分际,虽然我和余明累了一天,两个都满身大汗,但我还是努力压住我的阴茎,让它在余明阴蒂和阴毛之间来回扭动,


一方面为了画面要求,一方面还是有一点私心在,虽然没办法真的插入余明这令我垂涎三尺的身体,光是这样意淫和私密部的接触就可以当作我以后打手枪或和女朋友做爱时的催化剂。


惨就惨在最后这几个TAKE,导演要我在传教士体位中做出蛋蛋剧烈晃动的动作,可是基于作品的完整,我也不敢说我胶带掉了要重新黏,加上体恤製作成本的因素,在导演侧拍我蛋蛋晃动的画面时,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已经把龟头慢慢顺著余明胯间的细缝滑到了她的性器附近,


甚至在汗水和体液的帮助下,我的龟头已经撑开了阴道口附近最紧的那圈皱摺,


滑进了余明的阴道口!


余明虽然发现这突兀的状况,也只是浪叫声间断了一瞬间,然后又继续做出那个假到不行的浪叫,只不过你们不知道的是,这部片中的余明是有那个几秒钟是叫真的。


她从我刚刚不自然的举动大概已经发现我的顾虑,竟然配合著我丝毫没有抗议,


而当时鬼迷心窍的我竟然就将错就错,完全没有调整龟头的位置和角度,还是只顾著做出阴囊的晃动,却让龟头尖端往余明的阴道深处愈滑愈深,到后来怕被其他工作人员发现,我更是卖力摆盪子孙袋吸引大家注意,却没让人发现我的阴茎位置怪怪的。


好啦,说没人发现也不对,多年后的今天,有网友怀疑当初的我是来真的,


因为从阴囊的位置来推断,我的阴茎不可能在其他地方,唯一可能出现的位置就是余明的阴道内,那位网友真厉害,竟然在马赛克的掩护下还看得出我真的插进了余明的身体。


不过网友不知道的是,由于多次硬了又软、软了又硬,还有在余明阴阜上的多次摩擦,


我几乎抽插不到10下就射精了,


然后也没有心情享受射精的馀韵,而是赶紧把阴茎抽出余明小穴,然后恢复刚刚单纯磨蹭的样子,


因为这时候摄影机已经不再是从我的侧面,而是从正后方拍,这个角度下,要是我真的在抽插余明,画面一定看得见。


在我真正射精没多久后,也差不多要拍我假装射精的收尾画面,然后有几段过场要拍。


导演为了舒缓片场紧张的气氛,还开了余明一个玩笑,看著她微微张开小阴唇而暂时阖不起来的阴道口说,


只是演演戏,怎么那边真的流出水来了。


余明虽然没有明说,但她应该知道我不只插进她的小穴,还在裡面早洩的事,


阴道口流出的不是淫水,而是有别于刚射出的黏稠状,现在已经化成液体的腥臭精液。


余明拿了浴巾赶紧包在身上,不让人家发现其实她刚刚是当众被内射了,然后拍了一下我的背,白了我一眼,便往浴室走去。


我想她应该没有生气,还是说她已经习惯在这些成人作品中被吃豆腐。


这是我一辈子中最难忘的宝贵回忆,大概也是中华民国三级片史上最黑暗的历史之一,但是我绝对没有豪洨,不相信的话,把余明「女杀手」这部片子重看一次,


你会发现我的蛋蛋和余明小穴的相对位置不是错位效果,完全就是男女交构时的角度,还有余明在片中几次诡异欲言又止的眼神,那正是被我当著工作人员内射后不知怎么说起的无奈所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