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不纯洁

时间:2018-11-07

夜半寂寥,四下俱静。位于阳明山上的豪华别墅隐密地藏在层层翠绿中,从

围牆门口到别墅大门口至少还需步行五分钟,而且四处都设有二十四小时监视的

保全系统,更别说庭院还请了专有的保镳,这些豪门越有钱越怕死。


  刚沐浴完的嘉仪身上飘著淡淡的茉莉香儿,髮稍沾著晶莹的水珠,身上仅穿

一件英国御用手工睡衣,整件全是蔷薇色蕾丝编织的缕空图腾将嘉仪赛雪欺霜的

皮肤衬得更加皓白,空无一物的睡衣走起路来从后头便可瞧见她浑圆的俏臀左右

扭动,前头胸部高耸的柔软更顶著两点嫩红的蓓蕾,修长的双腿间是男人渴望的

秘密花园乎隐乎现。


  嘉仪从来都不怀疑自己的魅力──光是她眨眨她翦翦双朣,都著饱满粉红双

唇什么样的请求男人不会答应啊!


  完成所有的保养程序后嘉仪躺在真丝羽绒被裡,这是她爹地──靖锋特地从

法国订做带回来送给她的。说起她这个爹地可真是让她予与予求,其实他只是她

的继父,十岁那年嘉仪的母亲带著嘉仪再嫁,谁知过没两年好日子嘉仪的母亲就

去世了,幸好靖锋真把她疼入心了,毕竟她有让靖锋宠溺的条件嘛!


  半睡半醒间,嘉仪感觉有一双厚实的手掌在她滑嫩的胴体上来回游移抚摸,

最后停在她粉红的乳头轻轻揉捏,接著湿润的吻伴著低沉的喘息声贴著嘉仪的耳

垂往纤细的颈部移动──嘉仪一点也不惊慌,因为她已经习惯也在期待此时此景

的到来……


  嘉仪转过身抱住打扰她睡眠的人,甜如蜜地叫著:「爹地,你回来了喔。」


  靖锋边大力搓揉嘉仪的奶子边回答:「小骚货,不怕感冒啊!睡衣裡竟然都

没穿!」


  闻言,嘉仪撒娇地窝进靖锋怀裡:「人家等爹地来帮我取暖嘛!」说著,她

的玉手还滑进靖锋内裤裡握住他耸立的肉棒上下抽动。


  她的举动令靖锋整个兴奋起来:「骚货,看爹地今天怎么操你。」说著,靖

锋低头含带咬嘉仪的乳头手还伸进她的阴蒂搓揉,惹得嘉仪叫声连连:「爹地,

好舒服……人家就喜欢你操我……喔……手插进去啦……」


  在靖锋的挑逗下嘉仪的淫水马上犯滥流出来把床单都弄湿了,「你还是这么

骚啊,马上就流那么多水,小穴那么想被爹地操啊?」


  「嗯……爹地你好坏喔……把人家弄湿了好说这样……我也要惩罚爹地。」

说著,嘉仪坐起身把靖锋的内裤脱掉然后跪在他两腿间开始趴下去舔他的卵袋。

嘉仪轮流将两边的睾丸含在嘴裡用舌头玩弄后,再从根部开始往上舔。舌尖在龟

头滑过一圈又一圈连缝都没放过,她的双手也没閒著──一手抚摸靖锋的蛋蛋一

手上下搓动他的肉棒。


  靖锋被她舔得一阵阵快感直衝脑门:「骚货你技巧越来越好了,待会爹地一

定加倍疼你,现在你先把爹地的懒鸟舔爽一点,等一下才可以把你操得更爽。」

边说靖锋一手去按嘉仪的头,让她把整根肉棒吞进去。


  突然嘉仪感到一股热流射进嘴裡。因为量多,有些还流出嘴角……她抬头看

著靖锋伸出舌头把嘴角的白色液体舔进嘴裡:「爹地你的东西好多喔~~」


  「因为爹地知道你喜欢吃啊,所以留给你啊!」


  「我就知道爹地对我最好了……可是人家还要别的……」


  「我知道,你这骚货要我操你的淫穴是吗?」


  靖锋起身让嘉仪躺回床上后将她将她的双脚分开低头埋在中间舔她的阴唇,

手指还搓揉她的阴蒂。其实嘉仪本身阴毛多又卷,是她都定期修剪出比基尼线,

所以靖锋可以淮确的舔到阴唇。


  涔涔的淫水不断从穴口流出反应出嘉仪此刻的感受,靖锋舔完阴唇便开始向

小穴进攻,他把舌头伸进穴裡在裡头转啊转,刮著肉璧惹得嘉仪叫声连连;「爹

地,你真会折磨人……把人家舔得好痒喔……嗯……真想马上让你的懒鸟操……

喔……好舒服喔~~」


  「骚货你别急,等一下爹地就把你操到叫救命……」


  当嘉仪的阴部都被靖锋舔到红肿时,他起身将肉棒对淮她的小穴用力的插进

去。


  「喔……好舒服喔……爹地的懒鸟真粗真热……操得我好爽……」


  「骚货,你的淫穴那么紧干嘛,水又多看,我怎么操死你让你知道爹地多疼

你啊。」靖锋故意一下比一下用力地插进穴裡,他喜欢肉棒顶到子宫壁的触感,

他还一手搓捏嘉仪的阴蒂刺激她阴道收缩更强烈。


  「爹地……我知道你最疼我了……喔……我好喜欢被你操喔……我的小穴操

烂也没关系……用力……越用力越好……我爱死爹地的大懒鸟……快点……快点

把我操死……」


  靖锋激动地狠狠地衝撞嘉仪的淫穴,享受淫水因为强烈摩擦发出的扑兹扑兹

的声音,快到顶点时他把肉棒抽出来让精液射在嘉仪因为性交而泛红的奶子上。


  「骚货……被爹地操得爽不爽啊?」


  「好爽喔……可是爹地太忙了常不在家……不然嘉仪好希望可以每天都被爹

地的大懒鸟操喔……」嘉仪意犹未尽地看著靖锋撒娇爹嚷著。


  靖锋捏著她的涨红乳头安抚说:「没办法啊,爹地要给你过舒适的生活……

不过你放心……只要爹地回来一定会补偿你的。」


  「我就知道爹地最疼我了。」面对嘉仪天真的笑容魔鬼的身材靖锋心裡想:

从把你开苞那一天知道你是个骚货后,我的懒鸟当然疼你这个欠操的骚货了啊!


     ***    ***    ***    ***


  下课后,嘉仪捧著全班的微积分报告走到教授──治撷的研究室。治撷是教

微积分裡难得的好好教授,他没当过学生,上课不点名考试没过就用报告相抵,

所以很得学生拥戴。尤其他颀长挺拔的身材温润如玉的笑容,更让女学生迷恋!

所以当嘉仪当上他这科的负责人时多少人羡煞她啊!


  今天微热的天气让嘉仪穿上马甲式的细肩带上衣,M型的领口坠著蕾丝根本

无法完全包裹她丰满雪白的双峰。下半身紧身的牛仔迷你裙把她的俏臀衬托得更

加浑圆。每个走过她身边的人眼裡都喷著火──女孩喷著忌妒,男孩喷著欲望,

上天没公平过。


  走进治撷个人的研究室,嘉仪并没看到人,她将报告放到桌上后被桌面玻璃

下的照片吸引──白雪霭霭的合欢山脉群山照。突然,一双结实的手臂将嘉仪揽

进宽阔的胸膛,嘉仪感到背部传来微烫的体温──


  治撷低头盯著嘉仪呼之欲出的奶子在她耳边呢喃:「怎么现在才来?」


  「你知道的啊……李教授什么时候淮时下课过!」嘉仪都著红唇抱怨。


  「是喔……真可怜……让我秀秀喔」说著,治撷一手搂著嘉仪的蛇腰一手深

入嘉仪的领口内挑逗她如春笋怒拔的乳尖。他感觉到怀裡的人开始喘息体温开始

升高,「怎样……喜欢我的秀秀吗?」


  「喜……欢……啊……」嘉仪因为体内的欲望让理智开始涣散,她抓住治撷

搓揉自己乳尖的手加重力气,「喔……再用力一点……粗鲁一点……」


  「慢慢来……贱货……我知道你有感觉了……可是我还不急著干你啊!」早

干过嘉仪很多次的治撷清楚嘉仪的喜好,有时他就故意吊她胃口,好看她因为欲

望淫荡著求自己的样子。


  治撷将嘉仪的上半身按在桌面上,然后将她的牛仔裙往上掀时一眼就看到饱

满的双臀间夹著黑色的丁字裤;「贱货,裙子穿那么短,裡头竟然只穿丁字裤!

你就这么想被干啊?」


  「我就是贱货……我就是想被男人一直干著,你不是就喜欢我这么贱吗?」

嘉仪扭著腰巴不得淫穴马上被操。


  治撷从抽屉裡拿出电动按摩棒扒开嘉仪的丁字裤直接插进去,「贱货……爽

吗?我的懒鸟还没干你就流水了……让我先用按摩棒帮你止痒啊!」


  受到按摩棒在阴道裡不断的刺激,嘉仪身体开始自动上下晃动,奶子滴下的

汗水在桌面留下水渍。治撷看得不过瘾,乾脆将手指头插进嘉仪的菊洞裡抽送。


  两个洞同时都被插,乳尖又被掐捏的嘉仪被体内的快感惹得开始呻吟:「好

爽……治撷……你就是知道怎么干我……喔……我要你的懒鸟也来干我……强姦

我……把我当贱货干……」


  听到嘉仪的淫叫,治撷先把按摩棒继续插在她的淫穴裡,然后动手将两人的

衣服脱光只留下嘉仪的丁字裤。治撷将趴在桌面的嘉仪转过身面对自己说:「贱

货……给我乖乖吹喇叭,吹爽了我再好好干你!」


  闻言,嘉仪马上主动跪下去舔治撷的卵袋,然后慢慢往肉棒顶端舔,当龟头

也舔得湿滑时嘉仪乾脆把整根肉棒含进嘴裡开始抽吸。治撷被她舔得阵阵战慄:

「干……贱货,你把我的懒鸟舔得真爽……你为了等一下被我干还真卖力啊……

放心……我等一下不会让你失望的……」


  治撷被嘉仪舔爽后他让嘉仪重新趴回桌上,然后将按摩棒抽出,刹那只看到

淫水也衝出来,「我靠……只用按摩棒你就爽成这样……那我的懒鸟干你时你不

就闹水灾了」


  「撷……别只用说的啦……快用你的大懒鸟干我……」淫穴突然空下来让嘉

仪受不了了。


  「求我啊……我要听听校花淫荡地求我干……」治撷故意挺著昂首的阳物刺

激欲求不满的嘉仪。


  「撷……我求你……求你的大懒鸟狠狠地捅进我的淫穴……我就是下贱……

我就是要你干……我喜欢你把我的淫穴干翻干烂……快一点,撷,赶快干我……

我要……我要你的大懒鸟……」嘉仪边说边用手去搓揉治撷的阳物。


  嘉仪的淫样满足了治撷的虚荣心。于是他将嘉仪推回桌面看著她丰臀高高地

朝天翘著,治撷感觉全身的血液往下体衝……


  谁知当嘉仪等不到他的有所行动,还自己把手往后伸到淫穴抚摸自己的阴蒂

叫喊:「撷……来嘛……你看我都淮备好了……赶快干我……用你的懒鸟粗鲁地

插进来……」


  「你还真不是普通的贱耶……烂货一个嘛……整天大概只想被干吧……」治

撷故意吊嘉仪胃口阳物只在穴口摩擦。


  「求你了啦……我是烂鸡掰……我就是爱男人干……我就是要男人不停的干

我的烂鸡掰……我不能没有男人干……我要被男人干死……撷……你赶快插我干

我……」嘉仪不断哀求著。


  治撷被她淫样搞得兴奋不已,于是突然间毫不怜惜地插进嘉仪的淫穴,然后

开始猛烈抽送,同时还用力拍打嘉仪的丰臀:「看我不干死你才怪……比母狗还

贱……臭鸡掰……天生淫荡……下贱……要人干……臭鸡掰……把你干烂……」


  「好爽喔……我就是喜欢你这样干我……我就是要当母狗被干……爽死了,

我会被你干死……喔……烂鸡掰就喜欢被男人干……」嘉仪淫叫一声大过一声


  治撷顺手又把一旁的按摩棒塞进嘉仪的菊洞裡:「贱货……爽不爽啊?」


  「喔……喔……不行了……不行了……撷……你把我这个鸡掰干得太爽了,

我爱死你了……我要一直被你干……把鸡掰干得翻出来……再粗鲁一点……再用

力一点干我……」


  治撷感觉到被干爽的嘉仪的阴道肉壁不断收缩把他的阳物夹得好紧好紧,于

是他拉住嘉仪的头髮让她上半身挺起贴近自己。治撷的双手再用力捏住嘉仪的豪

乳,然后不断死命揉佞它们,同时还低头咬齧嘉仪的粉肩。可是不管治撷多暴力

只让嘉仪更兴奋,治撷就是知道她的喜好所以干她时从不会怜香惜玉。


  「撷……你真把我干爽了……只有你能把我淫荡的鸡掰干爽……喔……喔!

就是这样……像强姦一样把我干烂……」


  在嘉仪一波波的淫叫声中,治撷终于在她高潮时也射精了。


  坐回椅子上将嘉仪抱在怀裡时,治撷习惯性一手还是爱抚嘉仪的豪乳:「怎

样?今天爽不爽啊?」


  「当然爽萝……不然我怎么常来让你干……」嘉仪红著脸窝进治撷胸膛。


  「别扭扭捏捏了,明明那么贱,臭鸡掰一个,要人干。」治撷故意伸手搓嘉

仪的阴蒂说著。


  「你……讨厌啦……人家就是贱鸡掰一个……就是喜欢被你的懒鸟干……不

行喔?」嘉仪娇嗔著。


  「行……我随时等你来让我干……」说著,治撷紧紧抱住嘉仪。有这种佳品

免费让他干当然好啦!


     ***    ***    ***    ***


  晚上七点精心打扮的嘉仪来到同学相约的KTV。


  今天是班代生日,所以除了真有事不能出席的同学大家决定要来唱歌顺便帮

班代庆生,毕竟大家在出名的「当舖」同学四年还活著是值得庆祝的──


  顶著校花之冠嘉仪当然细心打扮了。嫩黄蕾丝小可爱滚住她丰满的豪乳,即

使没穿胸罩只贴乳贴,可是她32D的奶子还是把小可爱绷得像要绷开似的。而

且蕾丝材质让肌肤若隐若现。下半身她挑了雪白的澎澎短裙,裙子短到刚好遮住

屁股下缘。中间露出的蛇腰一点赘肉都没有,加上精緻的五官,嘉仪此刻浑然是

道秀色可餐的甜点。


  进入包厢,嘉仪才发现自己是最晚到的。不过可没人捨得责怪她喔。只是嘉

仪依然识时务地端起桌上酒杯向大家赔罪:「对不起喔,同学们别生气喔,我先

自罚三杯。」


  大家本来就没责怪她,所以等嘉仪酒一喝完马上还时继续唱歌嬉闹。


  今晚连嘉仪在内总共来了四女十二男。其中有三对班对,所以等于在场女生

只有嘉仪没有和班上同学交往。因为男同学对于家世好身材好头脑好的嘉仪已经

有先入为主一定难追的观念,所以没人敢有所行动,怕碰钉子难看。


  快半夜十二点时,现场的三对班队都离场了,单身的男同学也走了几个,只

剩下嘉仪和三位男同学还继续唱著。


  一晚下来,放轻鬆玩乐的大伙不知不觉喝掉好几打啤酒,甚至后来还喝起威

士忌。酒精的催化下,每个人的肢体都开始不在意碰触到,有些平常不敢和嘉仪

讲话的男同学开始有勇气小小TOUCH下嘉仪的躯体。


  男人是不能诱惑的。剩下的同学看到喝了酒的嘉仪全身粉嫩的雪肤泛著美丽

的淡红色,再加上嘉仪D奶老是会随著她的行动产生自然的波浪起伏,而且嘉仪

喝了酒的双眸闪闪带著勾人的妩媚,剩下的三位男同学隐隐感觉到自己下体开始

充血。


  身为班代兼今晚寿星的恒鼓起勇气问嘉仪:「嘉仪,我今天生日不知有没有

荣幸得到你的一吻当生日礼物呢?」


  问完,已经有心理淮备被拒绝的恒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双唇已让嘉仪柔软的唇

覆盖!而且嘉仪还不是敷衍的轻轻亲一下,恒感受到她双唇的热情,于是恒开心

地回吻嘉仪甚至双手悄悄触碰嘉仪的奶子。没料到不但没被嘉仪推开,还隐隐约

约听到她的呻吟……这可是对男人很大的鼓励……恒大胆的开始使力搓揉嘉仪的

豪乳,同时他听到她渐渐大声的呻吟声在鼓励他可以往下行动──


  于是恒乾脆直接把嘉仪的小可爱扒开让32D奶弹出来!登时,一旁的豪跟

尚立即靠过来一个人也开始抚摸嘉仪的奶子,一个人把手伸到嘉仪裙裡寻找敏感

的淫穴口。在三个男同学的挑逗下,嘉仪淫荡的本性也开始展露。


  嘉仪主动地把裙子脱掉,脚还张开让人看见她只穿丁字裤的淫穴!同时两隻

各握住恒跟豪的阳具,让他们可以一面玩弄自己的奶子一方面下体还被按摩,至

于尚正趴在她的双腿间埋头吸允她的阴唇──


  「啊……好舒服喔……尚你把我的阴唇舔得好兴奋喔……」嘉仪忘情的喊著

而且还转头问恒:「你想干我吗?」又问另一边的豪:「你呢?你的懒鸟要不要

插到我的鸡掰裡呢?」嘉仪的话无疑把男同学的理智全炸得一乾二淨!


  他们将衣服脱了,然后把嘉仪推躺在沙发上──让她美丽的胴体一览无遗,

尤其打开的双腿让正慢慢湿润的淫穴勾引著他们的兽性!


  恒跨坐在嘉仪的豪乳上好让她可以替他舔懒鸟。豪抓住嘉仪的玉手上下搓动

自己的懒鸟。尚则边吸嘉仪的阴蒂边用手指插她的小穴。他们的耳边全听见嘉仪

兴奋的呻吟……他们心裡都想著今晚怎么操烂这个淫妇……


  恒率先将精液射爆嘉仪的小嘴,看见白色液体从她的嘴角流出,大伙更亢奋

了,异口同声说:「没想到原来你这么淫荡啊!早知道就干死你了!」


  「我就是淫荡怎样……我喜欢每个洞都被男人的懒鸟插著……你们别停啊,

赶快用你们的懒鸟干我……我要啊……」嘉仪催促著三个人。


  「太好了!我们今天就把这个荡妇的鸡掰干烂,让她被我们的精液淹死!」

说著,他们让嘉仪坐在豪的身上。她的两手和嘴努力地帮其他两人按摩吹喇叭,

豪还故意用力把嘉仪的乳头夹紧拉起,受到刺激的嘉仪不但没喊痛反而更脉裡的

扭动身体摆动臀部让淫穴裡的懒鸟插得更深!


  「你们看……根本是天生贱货嘛!被干得那么爽,自己摇得那么卖力,鸡掰

的肉把我的懒鸟夹得好紧,干,看我怎么干死你!」边说豪双手去搂住嘉仪的细

腰用力往他的懒鸟上捅。


  他的举动让嘉仪淫叫不断:「啊……就是这样干我,我的臭鸡掰就爱被干,

越粗鲁越好……你们都来干我……啊……我就是要淫荡……好爽喔……啊……干

死我了……不要停……」


  「好……我就让你更快乐一点!」尚让嘉仪的上半身贴著豪的胸膛,这样他

就可以看见嘉仪因为亢奋而在收缩的菊洞。他连润滑都没有就直接把懒鸟插进嘉

仪的菊洞裡……


  「喔……你……尚……你干死我了……我的屁眼会被你的大懒鸟干坏……喔

喔……太爽了……两个洞都被懒鸟干太爽了……啊……」一波波的快感让嘉仪的

高潮不停的出现,所以她的淫水一直犯滥了:「恒……快一点……你的懒鸟让我

吸……我要吸你的大懒鸟……我要身上的洞都被男人的懒鸟插爆……啊……」


  听到嘉仪淫荡无耻的淫叫,干她双洞的豪跟尚捅得更用力,好像非把她的鸡

掰干烂不行!至于恒则将懒鸟完全塞进嘉仪的嘴裡享受被吹喇叭的快感!


  一会儿,男同学都射过一次后,他们把嘉仪架起双腿盘在恒腰部然后他跟尚

一前一后站著干她的淫穴跟菊洞,豪继续抓著嘉仪的玉手按摩懒鸟……


  整个包厢充斥著淫乱的咸湿味……更刺激著4个人的生理反应。


  「喔……真好……你们的懒鸟真棒……把我的洞都塞满了,我爱死你们了,

喔……干死我……我这个贱货就是要让人干的……啊……啊……就是这样用力把

我干烂干翻……喔……天啊……爽死我了……原来被轮姦那么爽……喔……我的

臭鸡掰爽死了……」在嘉仪下贱的淫声中尚跟恒又把精液灌满她的双洞。


  他们把她放回沙发后,让她跪著由豪从后面干进去,手指也插进她的菊洞不

断旋转吱吱坐响,嘉仪的淫穴更因后庭也被干得越来越亢奋而不停收缩,分泌出

涔涔淫水把沙发都浸湿了!


  在旁边休息欣赏的两人看见嘉仪被干得淫荡的样子大声嘲笑著:「妈的,什

么校花,比妓女还欠干还淫荡……跟到处找公狗干的母狗没两样……你们看她那

个爽样……真她妈贱到极点!」边说,恒走到嘉仪面前,拉起她的头髮让嘉仪抬

头面对他:「今天干得你爽不爽啊?贱人?」


  「爽……死……了……」嘉仪已经因为持续高潮到话说不完整了,「你们的

大懒鸟……真厉害……我的鸡掰被干得好爽喔!」


  「爽就好,那我告诉你:郭嘉仪小姐,从今天起你就当我们三个的性奴,随

时让我们干,知道吗?」大伙因恒的话露出淫笑……


  「好啊……只要能……被……懒鸟干……当然好……」就在嘉仪的回答中,

豪也射了!


  三个男同学看著被他们干到无力窝在沙发的嘉仪,双腿间红肿的淫穴不断流

出淫水混著精液的液体流出……心裡不约而同想著:以后的校园生活很美好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