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喷喷的邻家小女儿

时间:2018-10-17



最近因为换工作的原因,换了住的地方,环境大致还是不错的,小区是封闭式的,只有刷卡才能进出,又临进广场,楼下最底层作为商场,不远的地方是一条美食街,沃尔玛和家乐福都离的不远,电影院也有,可以说住的舒心,玩的也愉快。


刚进来的时候听说这裡美人多,不过这关我什么事呢,难道我这样的屌丝能泡到不成,好好撸管才是王道啊。


新的工作并不是很忙的那种,基本也就是按时上下班打卡,偶尔加下班也是无所谓的,反正也不会有人等著你。


什么去泡吧?不好意思,本人工资刚够吃喝啊,还要跑著赚外快呢。


谈个女朋友?不好意思,暂时没喜欢的。


什么,去约炮?你在开玩笑吗?我可是正经人!!!于是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呆了下来,一呆就是一个月。


事情的开始要从一个偶然开始,偶然的开始。


一个男人如果没事,那就只有两件事:一个是宅在家裡玩游戏,另外一个就是呆在外面看美女。


那天,我呆在外面,就像以前一样和小区的「朋友们」,其实所谓的朋友,也只是一些閒的蛋疼的人,有小区物业办的人,也小区的住户,当然也有外来的人,不管是谁,不管认不认识,只要能坐下,就能喷出点东西。


于是,我们閒扯著对面检查院的八卦,一位自称曾经在裡面工作过的跟我们吹著他辉煌的过往。


这时候,一个背著粉红书包的,扎著又马尾的可爱少女出现在我眼前。


目视著她走进小区的大门,恋恋不捨的收回眼光,对于一个萝莉控来说,每天看到各种新鲜的萝莉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难道每天蹲在外面,真的只是在陪这群无聊大叔聊天的吗?当然不是,我是来看萝莉的啊,她们只会在这么一个小时内出现,然后消失无踪。


然而接下来这位可爱小萝莉做的事却让我大开眼界,完全打破了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她居然骑在了电动扶梯的扶手上面,一路坐著上去,看她闲熟的样子,根本就不是第一次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把她当成了重点对象来观察,其实倒不是她天生丽质什么的,她甚至比一般同龄的要黑一点。


但她和我同一个小区,能够看到她的机会也就更多一点,但也不要认为萝莉控有什么大胆,他们比一般人更谨慎,除非那些被精虫上了脑子的,完全不顾忌自己会被发现。


日了一天天的过去了,我也慢慢的搞清了她的行动规律,她早上七点上学,晚上6点回来,中午12:00左右回小区。


上学的时候直接走单元门,不走小区大门,中午有时候走大门,有时候走单元门,而她晚上一定会走大门。


如果大门没人看,她就会骑著扶手上去。


晚上她会在小区閒置的桌子上休息,写作业,抛弃她坐扶手的这一行为,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这天她仍然选择坐扶手上去,虽然不讚成她的行为,但也没试图去阻止她,我见过物业的人试图劝她,结果她仍然是屡教不改。


但今天她刚坐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出一声惊叫,一直注意她的我立刻紧张的起来,迅速的跑了过去,然而我只是白担心了一场,只是扶梯自己停了下来,她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没事吧」,我问她。


「没事」,她试图下来,然而被卡在半空当中,她想要撑著扶手自己下来,但我抱住了她,将她从电梯扶手上面抱了下来,「以后小心点」,「谢谢叔叔」


,看我没怪她的样子,她笑的甜甜的,大概以前被抓到总是要被骂上一顿的。


「叔叔再见」。


「再见」,我对她也挥了挥手。


有了第一次的相遇,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多了,我经常出现在她放学的时候,于是我们也慢慢的熟悉了。


她叫子涵,一般家裡人都叫她涵涵,于是我也叫她涵涵。


涵涵和她父母住在这裡,但她的父亲经常出差,几乎一年不在家裡呆多长时间,她的母亲也是每天上班,所以她上下学都是一个人。


她很懂事,但也很孤独,于是我们便经常呆在一起。


有时候我看电影,她便陪我一起看,她会指著电影裡的女的说,这个姐姐好漂亮啊?她现在还小,但已经知道什么是漂亮了。


偶尔她也会跟我说她们班上的事,说某些老师如何如何,某些同学如何如何,她们今天上了什么课,学了些什么东西。


她告诉我她妈妈给她报个舞蹈班,不过她很不喜欢。


她说学校每天都要多上一天的课,每个星期还要佈置很多作业。


她年龄虽小,但烦恼很多,她抱怨的时候会撅起她的小嘴,真是可爱极了。


我们在一起玩游戏,我拿著笔在她的手上写字,当然是倒著拿,然后让她猜我写的是什么?接下来她也会在我手上写字,如果我猜不出来,她便会说「叔叔好笨啊」,她最喜欢在我手上写她的名字。


这一次拿著手机看电影,但她却很调皮的不肯配合我,我希望她乖乖的坐著,于是我抓住她把她压在我的腿上,她弓著身子,像桥一样的搭在我腿上,她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就这样搭在我腿上。


我看了她一眼,她闭著眼睛不动,也许她在练习舞蹈。


这时候我注意到她的衣服因为姿势的原因掉了一块下来,露出了她的小腹,小小的肚脐眼。


我的心突然蓬蓬的跳了下来,从来没有比这一刻更接近一个萝莉身体,她裸露的部分是如此的吸引著我。


心虚的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仍然闭著眼睛。


心裡不知做了多少挣扎,当诱惑来临的时候,原来意志是如此的薄弱,我渐渐的向她伸出了魔手,带著激动,我的手落在了她的肚皮上,那娇嫩的感觉永远的刻在了我的心裡。


在我手碰到她肚皮的时候,她便浑身一缩便坐了起来,坐在我的大腿上。


我竭力的装做没事的样子,也许她真的没看出来什么,或许只是认为那是我无意的举动,她并没有对我追问刚才的事情。


而是陪我看起了电影,仍然是坐在我的腿上。


接下来几天我再也没机会接触到这样的机会。


但接下来的事刚让我收穫了更多,她在我面前越来越调皮,一个孩子的本性就是调皮的,因为她们渴望关心,但却不知道怎么合适的表达,也因为她们不懂得如何去承受孤独。


她把自己的作业扔到一边却要我陪她玩游戏,不许我看手机,如果她回来的时候找不到我,就会傻傻的等著,直到我出现,然后她会抱怨我,都起她可爱的小嘴。


有一次因为她把我手机抢了,却不肯还给我,于量我第一次打了她屁股,我幻想过无数次打她屁股的样子,但她其实根本不在乎,她觉得我只是在和她玩,她完全不相信我会打疼她。


当然巴掌落在她屁股上时,我又不忍心了,虽然心裡极为兴奋,但又怕打疼了她,只是胡乱的拍了几下,更像是轻薄她,但小女孩并没有被轻薄的意识。


感情是水到渠成的,只要你种下种子,它就能自己长出花朵来。


但要想让它变质,变成另外一种感情,却是要一把助力的。


我现在是她的朋友,她的玩伴,但仍然不是她最亲的人。


她仍保守有秘密不让我知道。


中午的时候我陪她回家,她突然说:「叔叔,你到我家去吧」,她睁著眼睛看著我,很是期待,她的话让我心动,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和她更亲近的机会,但我仍然有顾虑,「你妈妈不会生气吧」,「我妈妈今天不在家」,隐隐的透著得意,是她心裡那点叛逆,对父母长期不管她的一点小小的报複,「那你不怕你妈妈吗」,我担心小女孩保守不了秘密,「我不给妈妈说」,她想了下,用力拉了拉我的手,「叔叔你去不去,我一个人在家无聊死了」,然后她又都起了嘴。


「叔叔去陪你玩,不过这是咱们的秘密,你不能给别人说哟」,「好」,她跑到我前面拉住我,「叔叔快点」。


她家住在26层,我跟著她走进去,普通的三室一厅局,进门就是客厅,靠著客厅的是左边厨房,连著阳台,和厕所右侧是一间卧室。


三间卧室成L型连在一起,中间又用走道隔开。


涵涵进了家就自己跑去了卧室换衣服,我换了拖鞋,在客厅裡坐了下来。


一会涵涵就穿了件睡衣自己跑了出来,她一下子扑在了沙发上,看来这是她在家的常态了。


她趴在我腿上,支著手将一包饼乾堤给我,「叔叔吃」,「涵涵中午你就吃这个吗?」


「不是啊,以前都是妈妈做饭的,她今天不回来,让我自己到外面吃」,她毫不在意的回答,「那你吃饭没,叔叔带你去吃饭」,「吃过了,学校有食堂的」,这让我放心不少。


小姑娘黏起人来真的让人受不了,她坚持趴在我身上,于是我们在一起看了会电视,当然都是她喜欢的,不过是些动漫什么的。


唯一将我有兴趣的她弹著小腿将自己的衣服踢到了屁股上面,清晰的可以看到她那又洁白的小腿,还有若隐若现的屁股,我偷偷的将她的衣服向上拉了下,她没有注意到,这时候我可以看到她可爱的天线宝宝内裤了。


等看完了电视,她拉著我去了她的卧室,抱抱熊之类的玩具堆满了她的床,室上散乱的贴著剪纸,和一些壁画。


小姑娘一下子就瘫在了床上,「叔叔我自己睡会,妈妈屋裡有电脑」。


她很快的就沉入了梦乡,然而我看著这样的画面却是一点都没有玩电脑的心思。


一个对我毫无防备的小萝莉就这么躺在我的身边,丝毫不知道自己正面对一个可以把她轻易吞下的大灰狼。


她娇小的身体对我如此诱惑,一阵热血涌上来,我感觉到自己硬了起来。


像作贼一样的轻手轻脚的趴到她身边,「涵涵」,她毫无动静,我的心砰砰跳著,慢慢的掀开发她的睡衣,仍然是可爱的卡通内裤。


我趴在上面轻嗅了下,一股少女独有的清香传来。


拿出手机,对著她用各种姿势将她拍了个遍,这些东西大概是伴随我的一生,无数次成为手淫的内容。


我最终还是没有胆量去侵犯她。


于是我转向了电脑,本来只是想离她远点,但偷窃的欲望此时佔了大半,于是我开始查看这台电脑裡的秘密。


电脑是个很私密的东西,裡面有著各种各样的隐私,浏览器的历史记录会毫不客气的将你的兴趣暴露出来,我先打开了浏览器,但裡面什么都没有,看来是有人清空了。


很多人不知道电浏览器中有个密码管理的东西,它不是cookies,不会随著清理被删除,但它记录著你所有的密码,以明文的方式。


我在这裡找到了很多,一些网站的密码,当然包括一些H的东西,看来她的母亲也并不安分。


在文件夹搜索当中输入。mp4,她电脑中存放的所有mp4视频文件便会被找出来,当然少不了她的动作片了,多是些强姦,3P,调教的东西。


在另外一个文件夹裡我找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居然是她的自拍,而且全是裸体自拍,于是我登录她的网站,查看了下她的发言记录,果然看到了她把自己发在了网上,图片中猥琐的话让人兴奋。


我继续查看,发现她和别的男人的合影,不同的男人,大概有5,6个,更有一些群交的照片。


我将这些东西全都複制到了自己的手机中。


对她的妈妈我并没有性趣,也没有骚扰她,我仍然和涵涵偷偷的过著不为人知的另类生活。


接下来如果她的母亲不在家,涵涵便邀请我去她家玩。


这时候我已经看过她的裸体,她对我没有任何防备,就在我面前换了衣服,让我看了个乾乾淨淨,她还让我为她穿衣服,天知道这对我是多大的诱惑,有次差一点便在忍不住将她扑倒。


另一个比较亲密的突破是现在我可以亲她了,这是一次意外,我们一起吃东西,嘴角粘著零食,她便像小狗一样的在我嘴角舔了起来,我楞了一下,便开始舔她的脸,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完成了第一次亲吻。


后来便习以为常了,她喜欢被亲的感觉。


不知不觉我们认识便超过了一个月,从第一次搭话到现在我们亲密无间。


晚上的时候我又一次去了她的家,她说她妈妈今天值夜班,晚上不会过来。


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在玩我的手机,这时她突然手一抖将手机掉了下去,我手快,捡起来一看,正好看到她在看她妈妈的裸照。


糟糕,居然忘记设置隐藏了,手机中的图片并不是全部显示的,有部分文件夹的东西是被隐藏起来了,一直我都将裡面的东西锁住,避免别人看到。


「涵涵,这个……」,我尴尬的不知道怎么解释,真希望她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女孩,这样也能够糊弄过去。


「叔叔,你喜欢我妈妈?」


她现在的样子很是奇怪,似乎没有生气,但又不是不生气,就像装满了火药的火药桶一般,是爆发还是沉默,只看我接下来是点火还是泼水了。


「那个涵涵,我只是好奇,我马上把你妈妈的照片删了」,「叔叔很喜欢妈妈吗?」


虽然差不多的意思,但这时候她却是一股子洩气的味,似乎跟人打赌输了一样。


「那个涵涵,我只是好奇而已,对你妈妈没什么想法的,那照片我也没怎么看过的,我马上删掉」,「涵涵知道没妈妈好看,但涵涵好喜欢叔叔,叔叔不要不喜欢涵涵」,她一下子变得委屈起来,眼看就要哭出来了,「叔叔怎么会不喜欢涵涵呢,叔叔最喜欢涵涵了」,「真的吗?」


「当然了,涵涵那么可爱,那么乖,叔叔天天陪著涵涵,怎么会不喜欢呢。」


这时她才破涕为笑。


「爸爸不喜欢涵涵,一年都不回来看涵涵,妈妈也经常和那几个叔叔在一起,每次都不搭理涵涵,只有叔叔最好了,叔叔陪涵涵」。


真没想到小女孩想的居然是这种问题,她不觉得自己母亲行为有多么可耻,也不觉得自己的叔叔有多猥琐,她在乎的只是有个人陪著她,真是个小孩子啊。


解开了心结的她突然又变得灵动起来,「叔叔你等我一下」,涵涵跑到她妈妈的卧室,一会出来便穿著她妈妈的性感睡衣,光溜溜的身体上只有一件半透明的薄纱,不过限于她的身材,整个人拖在地上,显得不伦不类,被她这么一捣乱,刚才的情绪一扫而空,大声的笑了起来。


涵涵则是一脸不乐意,「叔叔还笑,人家看妈妈穿著很漂亮的,这才穿给你的」,我止住笑,将她抱在怀裡,「涵涵就是最漂亮的,穿什么叔叔都喜欢」。


她抓过我的手机,将照片翻到她妈妈给人口交的一张,「叔叔,涵涵也可以做的」,「涵涵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暗中嚥了一口口水,只觉得自己浑身血液要沸腾了,「知道啊,口交吗?


我好几个同学都做过「,什么,我震惊起来,现在的小女孩到底都在想什么啊。


「叔叔,你想不想涵涵给你做,只要叔叔喜欢,涵涵可以的」,再次嚥了口口水,实在是无力拒绝这样的诱惑啊。


「涵涵,你可别对人说啊」,终于我也成了那些精虫冲脑的家伙。


释放出自己的凶物,涵涵惊奇的看著它,然后羞红了脸,15岁的她已经能够感觉到男女双方的不同,对男性的特徵也有所反应。


但坚持要讨好叔叔的她却是没有半分退却,「涵涵,过来握住它」,我感觉到自己的喉咙乾哑,就像缺水一般。


「叔叔,它好硬啊,热热的」,涵涵用她小小的手握住我的肉棒,粗长的肉棒需要她两隻手才能全部抓住。


「涵涵,你手上下动动」,我指点著她,让一个幼嫩的萝莉为自己手淫是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事,而现在简直是幸运之神眷顾了一般,涵涵柔若无骨的小手如此的舒服,儘管只是拙劣的撸动。


慢慢的龟头渗出一点淫水出来,涵涵用手指蘸了蘸,将她涂在肉棒上。


「涵涵,向上面吐点口水」,肉棒变得滑润起来,在涵涵的小手下,一股截然不同快感传来。


「涵涵,你可以用舌头舔舔」,不断诱拐著她,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坏蛋。


虽然答应了给口交,但这个时候涵涵还是害羞了起来,毕竟是男人最葬的地方,要她用自己的嘴巴服侍多少让她难为情。


在我的再三催促下,涵涵还是难为情的用舌头舔了下。


就像品嚐棒棒糖一样,涵涵只是舔了一下,觉得没有异味后,涵涵才放心的再次舔了上去,涵涵像舔棒棒糖一样将肉棒放到嘴裡,但我的肉体实在太大,而她小嘴又是如此的小,只能勉强的塞一半进去。


涵涵用手撸著露出的一半,口腔勉强的转动著。


我摸著她的头鼓励著她,收到我的鼓励,涵涵感动起来,忍受著嘴巴裡的不适。


「用舌头舔」,明知道她的嘴巴已经被塞满,但我仍然让她转动舌头。


慢慢的涵涵适应了嘴巴内的异物,舌头稍微可以自由活动了。


她开始伸缩碰上脑袋吞吐我的肉棒。


「涵涵做的真棒,我夸奖了她」。


涵涵用她的小嘴给我口交实在是很费力的事,只是10来秒的时间,她便已经受不了啦,吐出我的肉棒喘息著。


这时候我把涵涵抱到沙发上,分开她的双腿,刚她换上情趣内衣的时候,连著将自己的内裤也脱了下来,这时候反而方便了我。


舌头舔在她无毛的小穴上,软软的,很快,她的身体便起了反应,从她稚嫩的阴道中流出了香甜的蜜汁。


将她小穴舔的乾淨,便源源不断的蜜汁仍然流了出来。


这时候涵涵已经瘫软在沙发上,我用手指分开她粉红的阴唇,露出裡面粉色的处女膜,真是可爱极了。


我吻著涵涵,将肉棒抵在她的阴道口,双方的招吻暂时模糊了她的感觉,这时我猛一用力,便粗大的肉棒便衝进了她的身体,直抵她的花心。


涵涵身体一缩,疼的叫了起来,她才15岁,就这样被我破掉了处女,她全身难受的紧紧的抱著我。


「涵涵没事,不疼了,不疼」,我一边安慰著她,一边亲著她的脸,她的疼痛渐渐减轻了,身体也不再僵硬,于是我稍稍的动了下,涵涵完全能够适应,渐渐的涵涵的身体又起了快感,她下身的淫水又多了起来,我运作变大了,肉休相互撞击的啪啪声响起来,我将她压在向下,一根黑幽幽的肉棒插在她粉嫩洁白的阴道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叔叔,轻点」,中间夹杂著涵涵的叫喊,不过这完全微不足道。


肉棒用力的插入她的小穴,直抵她的花心,涵涵只能无力的祈求著,她紧致的阴道包裹著我的肉棒是如此的舒服,让我忍不住用更大的力量去征服她。


在几番抽插下,涵涵达到了她有史以来的第一次高潮,这个时候她还没来过月经,我放心将自己的精液射到她从没受到玷污的宝贵处女穴中。


当我们突破第一次,我长期压抑的欲望得到了释放的地方,每每有空之时,涵涵总得用她那娇嫩的小穴侍候著我的肉棒,在无人的地方,涵涵做在我的腿上,裙子遮住了她的阴部,没人可以看到我的大肉棒插在她的小穴之中。


涵涵轻轻的晃动著身体,别人只是以为她是玩闹,却不知道她的小穴正紧紧的夹著一根粗大的肉棒,当我们离开时,也没人知道这个可爱的小女孩身体裡刚被人射满了精液。


我抓住每一个机会去姦淫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将她训练成我的性奴隶,而现在涵涵也如此让人满意,只要我稍微表示,她便会坐到我双腿之上,分开她细嫩的小穴,将我的大肉棒放入她的身体之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