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车

时间:2018-08-17

每次放假回家,很少坐卧铺汽车,汽车的车费几乎是火车的三倍还要多,坐
一次汽车差不多要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但是大二那年的冬天,放寒假的时候我还
是坐了一次卧铺汽车,因为快过年了,火车票就象限购的商品一样紧俏。忙于期
末考试,我错过了提前购票时间,大年越来越近,我只得问老师借了些钱坐上了
回家的卧铺汽车。

天阴沉沉的,没下雨也没下雪,但还是特别的冷。从长沙到我家要整整一个
晚上的时间,上车的时候是下午六点多钟,由于天气的缘故,六点多钟已经显得
特别的晚了。我想坐卧铺车真好,在车上睡一个晚上当你睁开眼时就已经到家了。

还是有钱好,不用在火车上拥挤,不用在火车上强睁着睡意惺松的双眼以防
小偷把你的证件窃走。

由于是在车站买的票,我们都是凭票入座。借着检票时车内亮的车灯,我发
现和我坐一起的是一个身高足有185 公分的高个儿。高个儿长得挺帅,有鼻有眼
的轮廓分明,有着明显的北方汉的特点,但是他的皮肤看起来也很细腻,又有点
象南方人。他冲我友善的笑了笑,我也回了一笑,算是招呼过了。

那天坐的车虽说是卧铺车,但是车内的条件实在不敢恭维:车内有一股难闻
的脚臭味,夹杂着汽油味香烟味,让人直想呕吐。虽然是隆冬,但是车里没有暖
气,被子也很少,只能两个人共一床薄薄的小絮。人生有时真是莫名其妙,象今
天,我竟然和一个陌生人一起睡在了一床棉絮下面。

一路上,除了每到一个地方司机吆喝着地名问着有没有人下车外,几乎没有
人说话,就连那些窃窃私语小声的嘀咕都没有,所有的人都半睡半醒的沉默着。

我没想到要看窗外的风景,窗外漆黑一片。除了几本书外,我没有什么行李
钱物,我想我可以睡一个安安稳稳的觉,在这百无聊赖的车上。这样想着,所以
上车后不到一个小时,我就躺在高个儿身边迷迷糊糊地入睡了。

冬夜很冷,被子很薄,很自然的我们挨得了很紧,互相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虽然我们只是两个未曾相识的陌路人,但是这并不重要。

车大概过了宁乡,高个儿转了个身,面对着我睡了。转身的同时,他的手也
很随意地搭过来落在了我腿上。这是平常得再也不能平常的事了,我并不在意。

过了一会儿,很奇妙的事发生了,我感觉到他所有的体温仿佛都集中在了这
只手上,并穿我的两件冬裤通过我的大腿传向我的全身。那只手传递过来的不只
是冬夜身体的温暖,还莫名其妙地让人升腾起一种幸福的感觉,这种幸福的感觉
不断地在我的身体中漫延,停留在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上。那刻的我就象一只温
顺的猫一样蜷缩在他那如山般魁梧的身边。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他的手颤动了一下,是那种分外激动或者是突受寒冷时
肌肉紧缩一下的颤动,这种颤动象电流一般通过他的手传给了我敏感的大腿。车
内的旅客安安静静的,只有汽车扑哧扑哧的轰鸣着,仿佛不堪重负。这下颤动却
让我感受到了仿佛一场雷阵雨来临前的闪电,虽然看似远在天际,但是我知道这
场雷雨会很快来临。

的确不错,雷雨在闪电后不久便很快来临了。此刻,我的身躯有如一张粘着
美食的网,或者说它本身就是一顿美不可言的佳肴,他的手则是一只捕食的蜘蛛,
小心翼翼地在我的网上爬行。他的手很轻很轻地触摸着我的大腿,象母亲蹑手蹑
脚地走过刚刚哄睡的婴儿的身边。

他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大腿内侧,很轻很轻地,仿佛怕我知道,但又希望我
知道。此时的我,已经全然没有了睡意。除了保持原来的状态,我真的不能怎样。

我不能把他的手拿开,让他知道我已经感觉到了他的挑逗,我也不能象抓小
偷一样大声喝叱:你干什么!的确,他干什么了呢,他没干什么,只是睡觉时手
不小心搭在了我的腿上,那又怎么样,都是男人,而且铺这么窄,谁能保证不接
触谁呢。别人问你干嘛那么敏感,我怎么办。所以,我只能逆来顺受,我只能象
一根煮熟了的面条搭在他的筷子上,任凭他搅弄。

那只贪婪的觅食的蜘蛛轻轻地爬行着,一点一点地向着食物靠近。很快的,
它就爬到了我的私处。这时是我颤抖了。当感觉知道他想干什么的时候,我的鸡
巴就已经在裤内硬了起来,把冬裤顶得高高的。触到目标后,他的手毫不犹豫地
停在了我的鸡巴上。他的胆子真是够大的了,他用那只停在我裤外的手隔着裤子
有意地握我的鸡巴,仿佛在掂量它的大小它的长短。他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明显由
最初轻轻地抚摸变成了有力的套弄。我的身子也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烫。突然,
他停止了这种套弄,他的手指找到了我裤前的拉链,用两个手指轻轻地拿着它,
把它往下拉。我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我害怕了,也不知道害怕什么,此刻的我
不能再沉默下去。我用手轻轻地捏住了他那只企图想拉开我裤链的手,让它停止
了下来。这样,他的手就停在了我的小手内,似乎很驯服。我就那样握着他的小
手,不敢放开。握了一会儿,我感觉到我的手心全部是湿湿的汗水。他的手一动
也不动地被我捏着,他的身子也一动不动,此刻的他仿佛已经睡着了,而且连呼
吸听起来都是那样的均匀。我的心矛盾极了,一方面是人之为人的本质,一方面
是动物的兽性,两者交织着撕裂着我。但是他的这种沉默这种静谧也只是一种短
暂的沉默静谧,是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沉默和静谧,我不知道那时的我已经无法
阻挡他的入侵了,他如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一样早已揣摸透了我那种怕羞又无法
拒绝激情的心理。突然,他用力挣开我的小手,执拗地很迅速的一下把我的裤链
拉了下来,而且他的那只大手很快地伸进了我的裤内,拔开了我的三角短裤,直
接一下子就握住了我滚热发烫的鸡巴。我的防线完全崩溃了,我无奈地松开了我
的手,任凭他蹂躏。

事实上他不是我想象那样的粗暴。他在阴谋得逞了之后,便轻轻地很温柔地
抚摸着我的阴茎。他一上一下地轻轻抚摸着我的阴茎,就象抚摸着一件来之不易
的宝贝。我闭着眼,一种害羞的感觉纠缠着我,使我不好意思动弹。不过,很快,
这种害羞的感觉被一种由性带来的快感所取代。我全身心地体味着这个陌生人对
我性器官的爱抚。

摸了一会儿后,他开始进一步行动了。他的头钻进了被子底下,整个身子往
下面蜷缩。一会儿,我的阴茎就被一种湿热温软的东西包裹住了,我知道,那是
他的嘴唇。他用嘴唇玩弄着我的阴茎,有时候一吞一吐地,有时候用舌尖或是用
舌面绞着我的阴茎,我真的是欲火中烧。我受不了啦,我不由自主的把屁股往上
面尧,主动地把鸡巴抵进他喉咙深处。他看见我终于有了反应,于是更加肆无忌
惮了。他干脆把我的皮带解开,把我的裤子褪到了小腿。然后一双手抱着我的屁
股揉捏着我的屁股,他的嘴唇疯狂地吞吐着我的鸡巴。有时候,他的手还摸到前
面来,轻轻地玩着我的两个蛋蛋。我不得不折服:他真是一个做爱高手。

他就那样蜷缩在下面玩弄着我的鸡巴,差不多玩了有两个多小时,我实在受
不了,只想射精。我咬着嘴唇努力使自己不致发出什么声音来。我用手抚摸着他
的头,把十指插进他软软的头发中,还抚摸他的脸和他那含着我鸡巴的嘴唇。

他终于停止了吸吮,爬上来了,睡到了原来的位置。重新睡上来的他褪下了
裤子,他轻轻地用手扳着我的身子,让我侧向他而睡。这时已经褪下了裤子的他
背对着我,他把屁股翘起抵住了我的阴部。然后手反了过来,握着我的阴茎,黑
暗中他摸索着把我的阴茎对准了他的屁眼,然后他我身上抵过来,在他这种努力
的移动中,我的阴茎一点点地进入了他的体内。一种温热包裹着我的龟头,我象
一个夏日里睡得浑浑噩噩的人突然淋了一场大雨一样,顿时头脑无比的清醒,身
体也无比的舒畅。我的手不由自主地穿过他的宽关节,摸向他的阴部,握住了他
那坚硬无比的鸡巴。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那时的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举
动。我的阴茎也主动地向他身体内一点点地挺进,然后是全根埋入。

我的阴茎在他的体内停留了片刻后,便开始一出一进地抽插,那种爽快,如
果不是在车上我想我一定会大声地叫出来。这样弄了十几分钟后,我终于憋不住
想射精的感觉了,我想抽出来,当我准备抽出的那一刹那,他感觉到了,他用力
地反过手摁着我的屁股,示意我不要抽出,就射在他体内。得到了他的暗示,我
也不管了,抱着他的下身,拼命地用力抽插着我的鸡巴,终于,一股股精液从我
的马眼里射出,喷向了他的体内,这时我感觉到他屁股的肌肉一颤一颤的,他也
在用力地吸着我的精液,这样一紧一松地夹着我的阴茎,我整个人仿佛进入了仙
界。射完精的我精疲力竭,抱着他,整个人趴在他背上,他也不动了,善解人意
地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小手。我的鸡巴软软地停在他体内,没有抽出来。后来我
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在他宽阔的背上。

到站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我在被子下面系好裤子,拎着我的行李下了车,
他紧跟着我下了车。下车后,他在我手里塞了张名片,我没有看,也没有接住,
直接掉到了地上,我没有勇气捡起来,更没有勇气看他一眼。我知道,看着塞在
我手上的名片我连看都没看一眼让它掉在了地上,他一定会好失望。

出站后,我头也没回落荒而逃地消失在了人海里。我感觉得到,我的背后一
直有一双目光站在汽车站门口目送着我背影的离去,那目光里满含着失望,满含
着惆怅。

以后,我再也没有机会坐卧铺汽车。那个寒冬的夜车,让我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