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三人行

时间:2018-08-17

夜深了,孟加陪着认识不到一年的女友晓娟来到宾馆。

过去半年来孟加对晓娟可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约会时到最好的餐厅,常常
一起看午夜场电影,假日时也常常到郊外踏青……在别人眼里,他和晓娟是完美
的一对恋人,交往过程中,晓娟发现孟加常常有意的逃避和她的亲密关系,今天
是晓娟半强迫孟加到宾馆开房间。

两人进入房间,孟加沉默不语,晓娟全身脱光的站在孟加面前,孟加未脱下
衣服,叹了口气:「晓娟,把衣服穿上吧,我不想和你做这件事!」

晓娟:「为什么不?难到你是同性恋的传闻是真的?」

孟加没有回答,打开电视,看起职棒的转播来了。

晓娟穿上衣服,眼里闪着泪光,低声的说:「如果传说是真的,那我认了,
但你为什么要交我这个异性呢?」

孟加冷笑说:「我这是演给亲友看的,这些日子也苦了你……你应该另寻真
正异性恋的男人,真正的爱情……」

晓娟不知要回答什么,也坐在孟加旁看电视,偶尔随着比赛的激列而和孟加
大呼小叫的。

忽然晓娟问道:「孟加,你爱不爱我?」

孟加愣了一下:「怎么问这问题?你都知道我是同性恋了……即使是爱你,
也算是友爱吧?」

晓娟好像想到什么的说:「我想看看两个男人如何近行性行为!」

「这……」孟加感到非常的震惊,不知该说什么:「别开玩笑了!异性恋也
不会让你看的,又不是A片!」

「我就是要看看你如和你的男朋友做爱!」晓娟语气强硬的说:「不然我就
将你同性恋的事告诉你的亲友!」晓娟接着说。

孟加是面有难色,他或许可以夺门而逃,或是杀了晓娟灭口,但他不知道怎
样才对。十分钟后,打了宾馆的外线电话,低声讲了十几分钟,挂上电话。

「晓娟,你要答应我,等一下的你看到的事不要向别人说!」

二十分中后,一名清秀英俊的男生来到宾馆。

孟加:「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他叫亚得……」

亚得没有说话,先是进入浴室洗澡,穿好衣服出来,接着孟加也是这样。

亚得已知道孟加叫他来的原因,此时两男一女在宾馆的房间里沉默不语,也
不知道是孟加还是亚得主动,两个男人开始在晓娟面前拥抱,接吻……

接着是两个男人互相将手身入对方的裤裆里,抓着阳具帮对方「打手枪」,
很快的,两个男人在晓娟面前脱光了身子。

亚得躺在床上,孟加趴下身,一手抓住亚得勃起的阳具,在龟头部份用舌头
舔了舔,然后整根含入口中,吸吮了起来。亚得脸上是一副很爽的表情……

接着亚得起身,趴跪在床上,孟加头部从臀部方向穿过亚得的胯下,帮亚得
口交。忽然,孟加感到有一张嘴正含着他的阳具,那张嘴的舌头弄得孟加神魂巅
倒,孟加先是愣了一下,眼睛馀光见到是晓娟不知什么时候帮他口交,孟加想阻
止也来不及,只好放任晓娟去做。

慢慢的,孟加发现晓娟口交的技巧不会输给亚得。只是孟加有点矛盾了,这
样他不是成为双性恋?

孟加目前也管不了那样多了,只好继续帮亚得口交,而晓娟也继续帮孟加口
交。几分钟后,亚得大叫:「孟加!我受不了,我要射了!」孟加来不及将嘴巴
离开亚得的阳具,亚得的精液一股脑的射在孟加嘴里;就在同时,孟加的阳具也
受不了晓娟嘴巴的吸吮,在晓娟的嘴里射了精。

亚得和孟加达到第一次的高潮,两人无力的躺在床上,软趴趴的阳具显得有
气无力。

亚得:「晓娟,你口交的技巧哪里学来的?弄得我的孟加射精了。」

晓娟笑了一下:「我是从A片学的……怎样?」

孟加没有说话,显得忧郁及害怕,因为这次他的性器官除了小时后母亲帮他
洗澡外,二十五年来第一次让异性触摸,而且还是让异性为他口交。

如果孟加是异性恋,晓娟帮他口交,应该是很高兴的事,无奈孟加是个同性
恋……

反而亚得看得较开,对孟加说:「孟加,认识你也有两年多了,我知道你的
为人,虽然我和你是同性恋的事是我们的自由,但毕竟这样的事目前还不容见於
社会。」孟加仍没有回答,亚得又说:「其实晓娟是很好的女孩,很受人喜欢,
身裁也不错,她可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即然你半年前为了演给亲友看而
结交了晓娟,那就再演下去吧……我会原谅你的。」

亚得说完,叹了一口气,晓娟在一旁亦无语。她不知道刚才无预警的给孟加
口交是否错了。

孟加:「不要谈这个了,看看电视有什么好看的。」

房间里是两个光着身体的男人及一个穿着衣服的女人,在一起看电视与吃着
消夜。

很快的,晓娟也将身上的衣服脱光,亚得不解的问:「为什么你要将衣服脱
光?我们对女人的身体是没有兴趣的……」

孟加心里却还在想着方才晓娟利用机会用她的嘴吸吮他阳具时的快感,想法
开始迷惘起来,他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双性恋的开始。

此时晓娟将双脚张开,坐在床上,将女人胯下有着浓密黑森林的地带对着两
位裸体的同性恋男子:「我忽然觉得这样很像在天体营,我可以光着身体在也是
光着身体的男人前,完全没有压力,也不用怕会被强暴,很自然……」

孟加眼光望着晓娟生殖器的部份,心想:「女人身体真得那样吸引那些异性
恋的男人?」

孟加承认成熟女人的乳房有种美感,但是怎么会有男人想把阳具往女人的阴
道插入抽送?女人的那地方令孟加感到很心。

晓娟:「你们两位有没有仔细看过女人的裸体?」

两个男人摇摇头。孟加和亚得是读男校的,虽然国中时上过健康教育,但是
上有关生殖系统那章时,那位初执教鞭的女老师却不好意思上该章。也不知怎么
回事,那时的孟加发现男性的身体更能吸引他。

晓娟笑了笑,招手叫两位男子靠过来,说道:「唉呀!没有吃过猪肉也看过
猪走路。不想或不敢和女人性交,也该认识一下女人的身体,尤其是女性的生殖
系统……」

晓娟对两位同性恋男子「晓以大义」,半强迫的引导他们的手去触摸她的私
处,让他们用手去掰开她的阴户、阴唇、看看阴道口……加上仔细的解说各部份
的名称功能,并回答他们的问题。

「你们女人的阴道让男人的阳具插入抽送会感到舒服吗?」孟加问。

晓娟叹了口气:「据研究指出,女人的快感是主要是来自对外生殖器的刺激
及所谓的前戏,只是很多男人都以为将阳具插入女人的阴道就可以给女人带来高
潮……」

晓娟想起什么的说:「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性经验,早在高二下学期,我就被
人强暴失了身……」

晓娟穿上内衣,披上外衣,从包包里拿出烟来,点上了火,抽了一口,吐了
烟出来。

***    ***    ***    ***

晓娟高二下学期的一个周日中下午两点刚从学校课后辅导后回家,骑着脚踏
车往家里方向骑,由於她家离学校较远,刚出校们时还有一群同学一起边起边聊
天,但渐渐的和她同行的学生越来越少。

晓娟不以为意的继续往家的方向骑去,她今天感到后面有人骑着脚踏车跟在
她后面,距离有两三百公尺远,可以看出是男学生的服装打扮。

「不对啊?没有学生和我家同一方向的……」晓娟的心有点急,更用力的骑
脚踏车。这时的路旁是空地,晓娟的家在前方七、八百公尺的地方,是一个小社
区。

要死不死的,晓娟脚踏车的链条松脱了,小娟只好停下来修她的脚踏车,原
本这样的问题是很好解决的,但心里越紧张越弄不好,不到一分钟,跟在后面的
男学生骑车到达晓娟的地方,将车停了下来,下了车。

男学生用邪恶的眼光盯着晓娟的胸部看,由於要修车的关系,晓娟是蹲下来
的,男学生的高度用眼睛馀光可以见到晓娟的部份胸罩及乳沟。

男学生一时心起,强拉了晓娟到路旁一片树林内隐敝的地方,不管晓娟的挣
扎,用撒隆巴斯贴住晓娟的嘴,防止她尖叫,然后脱光了晓娟的衣服,将晓娟的
双手举高用麻绳绑起来,麻绳另一端是绑在树上横生的枝干。

晓娟是裸身立在男学生的面前,男学生望着晓娟个子不到160公分,却有
完美比例大小的双峰、美臀以及未经人「耕耘」过的那块微突的阴户部份,上面
长满了茂密的阴毛。

晓娟心里恐惧起来,心想:「完了,等一下这男得就会掏出他的硬老二来,
往我的下体插……我一定不能让他得手,必要时我咬舌自尽……」晓娟是这样打
算,眼里流着泪水。

男学生并不是立刻掏出他的阳具直往晓娟的阴道里插,而是在晓娟的耳后吹
气,用舌头舔晓娟身上每寸的肌肤,包含晓娟私处的部份,帮晓娟口交了起来。

原本抗拒着的晓娟心里更急了,心想:「天啊!他这样弄我,要到什么时候
才会停止?如果强奸就是将他的阳具插入我的阴道的话,那我倒希望他赶快这样
做……」

终於男学生停止用舌头舔晓娟身体的动作,脱光自己的衣服,勃起的阳具在
晓娟前举得高高的,晓娟眼一闭,阴道里感到淫水充满,正等待着阳具的插入。

想不到男学生绕到晓娟的身后,用润滑油抹在他的阳具上,也将润滑油灌入
晓娟的肛门口,用肛交的方式「强奸」了晓娟……

***    ***    ***    ***

晓娟讲完了她的故事,冷笑的说:「那男学生不插我前面的阴道,却插我的
肛门,当时有点失望。后来他放我走,我却没有去告诉任何人或报案……」

孟加:「为什么不报案?」

晓娟:「有两点理由:怕二次伤害,及我认为肛交并没有破坏我的处女膜,
我的阴道也没有被插入,应该不算失身。」

亚得这时提议:「孟加!既然晓娟是你表面上的女友,那么就和晓娟用肛交
的方式作爱,男人和女人从背后看是差不多的,就把晓娟的屁眼当男人的屁眼插
吧!」

晓娟叹了口气:「想必你们两个对肛交的经验一定丰富极了。」孟加没有回
答。晓娟又将身上的衣服脱光,将她的美臀对着孟加,并翘得高高的。

孟加起先只是用手指玩弄晓娟肛门附近,就像他玩弄亚得一样。亚得这时站
在一旁,帮孟加的阳具弄硬了,帮孟加套上保险套,然后口头指导晓娟如何和男
人肛交的姿式,较易起高潮。

孟加有点矛盾的将套着保险套的阳具龟头顶在晓娟的肛门口,心想:「或许
亚得说的没有错,将晓娟的肛门当男人的肛门插……」

孟加慢慢的将阳具插入晓娟的肛门内,先是慢慢的抽送,渐渐的加快速度,
晓娟的肛门里渐渐有了快感,而且传到前面阴道的部份。

孟加亦感到他的阳具在晓娟紧的肛门里的快感,孟加:「晓娟,你的臀部美
极了,屁眼好紧……我爽死了!」

晓娟:「啊!虽然你不能插我的阴道,插肛门一样可以给我高潮,以后我要
你常插我的屁眼!……啊!啊!……用力……」

孟加感到快要射精了,急忙将阳具抽出晓娟的肛门,褪去了套在上面的保险
套,示意亚得将肛门对着他,把阳具插入亚得的肛门里抽送二、三十次,在亚得
的肛门里射了精。

三人完事后,在宾馆里睡去。对亚得来说,他还是同性恋;对晓娟来说,她
还是异性恋……但孟加呢?

孟加没有说话,眼角有些泪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