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夫妻和老外的交流

时间:2018-11-05


                第一章


  我的家在江苏的一个小县城,这裡距离南京只有几十公里的路程,县城建设

得相当不错,城东的工业园更是驻扎了很多大企业的工厂,我就在这裡的一家家

电企业上班,经过毕业后几年的辛苦打拼,在一次企业内部的「政变」中成功的

站对了队,在赶跑前任业务副总后,现任业务副总将我视为心腹,提拔我做了中

层一个业务经理,年薪提高了,私家车也买了,三年前更是经人介绍和县公安局

督查室的一个女警察小静结婚。


  有车、有房、有了一个漂亮的老婆,家裡就差一个小宝宝了,但是我俩并不

急著要孩子,我们都已经去过医院做过婚检,双方身体健康。而我平时在外应酬

较多,想要孩子,最少要解掉三个月白酒,这对我现阶段而言是不可能的任务。


  妻子的同事有好多已婚生子,看著她们生完孩子后走样的身材,妻子心裡就

有一种抗拒,所以我俩约定,两年后,也就是妻子30岁的时候,我们再考虑要

个孩子。


  平时的日子,平淡而又乏味,按部就班,早上八点上班,五点下班,即使在

外应酬,我也儘量早点回家陪陪妻子。婚前未婚的几年,我一直在公司的单身宿

舍居住,我知道,一个人在家的滋味不好受。


  在公司,我也有几个比较不错的朋友,张萌就是一个。这小子和我一样是本

地人,大学毕业之后进入我们公司财务部工作,虽然成天干的是和数字打交道的

活,却极度喜欢体育运动,各种运动他都玩得非常出色,平时还喜欢泡在健身房

裡。每次看到他玩命的锻炼身体,我就非常佩服和汗颜。


  今天是週五,波士不在家,公司裡没有什么事。下午下了班以后,我和张萌

约好去健身房锻炼。我们常去的这家健身房在解放路上,叫做「力龙」健身房,

规模不小,上下共有三层,有力量锻炼、单车锻炼、女士瑜伽、健身操,最上层

被改造成了乒羽馆,这家健身房的档次不低,价格也不便宜,因此去的人素质都

很高,我俩平时锻炼就是经常往那裡跑。


  今天的人不算多,我俩换了衣服就找了个哑铃开始玩。刚做了没几个动作,

忽然发现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一个角落。我顺著大家的眼光一看,竟然发现一个金

髮碧眼的外国小伙自己在那裡做深蹲。目测这小伙子身高185公分,身材那是

非常的好,看著浑身都是肌肉,但却不是健美选手的那种有点怕人的健壮。我和

张萌对视了一眼,心裡有点疑惑,咱这小县城什么时候也来了外国人?


  健身房裡来了个老外,大家的情绪莫名的被调动起来。看著那外国小伙练得

起劲,每个人都不由得加了一把劲,不想丢国人的脸。我和张萌练完哑铃又去练

划船器,练了一个小时,各种器械都玩了一遍,浑身大汗淋漓,真想躺在做仰卧

起坐器械上睡一觉。回头一看那洋鬼子,发现人家居然若无其事的还在撑双杠,

顿时我心裡对老外的体格佩服得五体投地。


  天黑了,练了一身的臭汗,也该回家了。我叫了张萌,两人一起去冲洗一下

然后回家。淋浴间没有隔间,稍微简陋一点,一间大屋裡两排喷头,每个人洗澡

都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我要洗完的时候,那个外国小伙也进来了,我不由得心裡一阵促狭,A

片看过那么多,现实中还真没见过。悄悄的目光瞟了他一眼,一身肌肉,没有半

点肥膘,体型像极了《美国队长》的那位男主角,腹肌八块非常明显。


  我又悄悄的看了一眼下面,天!老外的家伙果然够大!目测平常的状态下,

大概就有18公分到20公分左右长,长在这小伙185左右的身上一点也不突

兀,倒是让我想起了以前看希腊神话故事的时候,看到的那些雕像图片。


  洗完澡临走的时候,这个老外又让我大吃了一惊,门口竟然还有一个同样金

髮碧眼的外国女人在等著他!两个人打车扬长而去,只剩下我和张萌目瞪口呆。


  张萌悄悄的问:「咱这小地方什么时候也有外国人出现了?」我摇了摇头,

说:「不知道,也许是哪个企业聘来的工程师,或者是不是来旅游的?不过不像

啊,旅游的哪裡有去健身房玩的?」两个人百思不得其解,各自分道扬镳开车回

家。


  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小静已经做好了饭。草草吃过后,小静就在客厅开始

看肥皂剧,我进了书房,开始上网。处理完单位的几封邮件后,我回头看了看正

在专心致志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妻子,悄悄地打开了一个成人网站。不知道什么

时候开始,我喜欢閒著无聊的时候逛逛成人网站,看看图片,下几个小电影。


  也许是今天下午看到了那个老外的家伙让我份外震撼,我毫不犹豫地进了欧

美电影区,开始看影片的截图。我的电脑裡已经有很多A片了,根本无需再去下

载新的片子,没事看看截图,瞭解瞭解出了什么新的女优。今天我则多了一项内

容:对比一下老外的那话儿,究竟是不是都这么大。


  刚看了一会就不由得肝火上升,悄悄的解开裤子拉鍊,慢慢地打起飞机。忽

然一隻手拍在我的肩膀上:「你在干什么!」我回头一看,妻子已经不知道什么

时候站在我的身后,手裡端著一杯水,眉头微微皱著。


  「嘿嘿,这不上网看看美女么!」


  「没事少上这种网站,成天想什么!」


  「老婆,你老公也就剩下想了,有你在身边,我对一般的女人没兴趣啊!」


  「你啊!没事少手淫,对身体不好。你这网站叫什么名字?给姐报一下,回

头我给局裡彙报一声,封了它。」


  「老婆你少忽悠我,你怎么去给局裡彙报?在自家电脑上发现自家老公经常

上的一个黄色成人网站?你能说得出口么?哈哈!」


  「贫嘴!等你身体不行了,我非飞了你不可。」


  「我不行?我现在就让你试试!」我猛地站了起来,把妻子的水杯放在桌子

上,一个新娘抱就把老婆抱起,往客厅走去。


  妻子在我怀裡惊讶地看著我说:「你疯了?这才几点!」


  「几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老公现在想了!」


  我家的客厅是我和妻子专门挑的布艺大沙发,我把妻子扔在沙发上,几下就

脱光了衣服。接著我把妻子的衣服也脱掉,只留下内衣裤。


  妻子的身材非常好,在警校时的锻炼让她的身材异常出众,胸部非常坚挺,

双腿也很修长,每次做爱,我都喜欢让她在我身上坐著来,然后我躺在下面,可

以用手揉搓她的两个大奶子,或者半撑著身子用嘴去含著她的乳头。每次这个时

候,妻子都说我是没长大的孩子。


  我掏出阴茎,凑到妻子的嘴边,妻子问:「洗了么?」我说:「早洗了,健

身完了我就在那裡洗了。」妻子这才张开嘴,开始专心的舔著我的阴茎。妻子的

口交技术不错,记得第一次给我口交的时候,她的笨拙几次让牙齿碰在龟头上,

弄得我相当痛。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妻子早就知道怎样让我舒服,怎样让我飘

飘欲仙了。


  口交了一会后,我问妻子:「今天安全么?」妻子点了点头,我毫不犹豫地

脱下她的内裤,一下就进入了她的身体。由于有唾液的滋润,毫不费力,一下就

插了进去。妻子这时已经闭上了双眼,嘴唇轻轻张开,喉咙间含糊不清的一声:

「啊……」


  我趴在她身上,舔了下耳垂,问她:「舒服么?」妻子闭著眼睛,声音已经

有点发颤:「舒服……你动动……」我开始用力地抽插起来,妻子这时候浑身已

经软了下来,随著我的抽插,手抓在了我胳膊上。


  美中不足的是,妻子不会叫床。这点也让我很困惑。和我第一次发生关系的

时候,我就发现妻子没有了处女膜,妻子的解释是在警校锻炼的时候给弄破了。

我也没有深究,她之前的经历与我何干?我爱的是现在的她,又不是那层膜。但

是妻子从第一次做爱就习惯紧闭著嘴,我最初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后来时间长了

我才意识到,妻子是那种不会叫床的女人!


  有好几次我都不解的问,不舒服么?还是我的力度不够?为什么不叫呢?妻

子的回答是,为什么要叫?我压根就不会啊……久而久之,我也习惯了这种无声

电影式的做爱。


  今晚的妻子如同往常一样,牙齿紧紧咬著嘴唇,一点声音也没有。按照传统

体位做了半天之后,我拍了拍妻子的屁股,把阴茎抽了出来。和妻子这么多年,

我俩的默契今非昔比,在什么时候想让她用什么体位,根本不需要说。


  我坐在沙发上,妻子就骑了上来,我的双手早已伸了出去,轻轻抚摸著那对

令我神魂颠倒的乳房。妻子的乳房之大,和她的身高简直不成正比。164的身

高配著34C的乳房,穿上警服后更加显得胸前鼓鼓囊囊的。


  有一次做爱的时候我问妻子:「你的奶子这么大,运动起来方便么?」妻子

回答说:「不方便,一颠一颠的,还有好多男同学都悄悄看,每次跑步都很不好

意思。」那次我听到这裡,脑海中浮现出妻子跑步时的姿态,还有别的男人灼热

的目光,顿时令我火力倍增,比平时足足多做了二十分钟。


  妻子在我身上一上一下的起伏著,我摸了摸下面,早已水流成河,每次阴茎

抽插的时候,都会带出一点淫水出来。我喜欢女上男下这种姿势的另一个原因,

就是我可以仔细地看著妻子怎么样一点点把阴茎坐著吃进去,又怎么样在抬起的

时候把淫水带出来。


  我双手托著妻子的屁股,腰部用力上挺,变成了妻子半蹲的姿势,而我在下

面使劲地上顶。连续顶了几十下后,妻子早已浑身酥软,一下趴在了我的身上,

顿时两个大奶子把我的脸紧紧地包裹住。


  「你要谋杀亲夫?!」我促狭的和妻子打趣。妻子声音有点发颤:「你不是

最喜欢这样么?」


  「哎,这么好的一对奶子,在外面可不能给别人看!」


  「去你的!胡说什么!」老婆伸手拍了一下我的屁股。


  我对她一笑,坐了起来,变成了我抱著她在我身上动。这个时候妻子的喘息

声才算大了起来,但仍然称不上叫床声。我的手抱著她的屁股在抬起放下,嘴也

不閒著,早已含著那两个大葡萄,妻子抱著我,长髮上下飘动。


  忽然她把我的脸捧了起来,使劲亲著我的嘴唇,这时候我感觉到下面一阵湿

热,阴道内明显润滑了起来。我知道,妻子第一次高潮已经达到。


  高潮后的妻子明显没有了体力,趴在我的身上不动弹。我拍了拍妻子,妻子

从我身上下来,翘起屁股等著我从后面插进。后进式也是我的大爱之一,我可以

抱著妻子的屁股,看著她的腰身和屁股形成的完美曲线,或者趴在她背上,抚摸

著那对大奶子。


  用力地抽插了几十下,妻子把头埋在沙发裡,没有喘粗气的声音。我把妻子

的脸扭了过来,亲著她,妻子眼神迷离地问我:「今天你怎么这么兴奋?」


  我在妻子的耳边含著她的耳垂轻轻的咬了一下:「今天在健身房你知道我看

见了什么?」


  妻子说:「是不是碰见美女了?」


  「没有。你老公我什么美女没见过?今天在健身房看见了一个外国鬼子在健

身。」


  「外国人?你见了外国男人怎么还会这么兴奋?」


  「我看见了那个老外的家伙了!」


  妻子一愣,紧张的问:「你现在开始喜欢男人了?」


  我晕!我赶紧解释:「我什么时候对男人感兴趣了?我是看见那个老外的家

伙尺寸太大了。」


  「有多大?」


  「你记得咱们上次一起看的那个A片么?那个外国派对的片子,比那裡面的

男优相差无几。」


  妻子低下了头,没有出声。我瞭解妻子,她其实内心很传统,可以和我一起

看A片,但我不在家的时候,她连偷看的意思都没有。有时做爱的时候我们也在

电视裡放A片调解气氛,但是只要一完事,她一定是闭著眼睛,再也不看电视。


  我小声地说:「那外国小伙子长得不错,有185身高呢!下面那个家伙那

么大,你有兴趣么?」妻子没有回话,只是用力地向后顶著我。我知道妻子的保

守,她肯定不会接这个话茬。


  我继续挑逗她:「要是插在你这裡面,你受得了么?」


  妻子断断续续的说:「你……滚。你不吃醋?」


  「我当然不吃醋。」


  「我看……你的A片看太多了,这样的想法你也能想出来!」


  「呵呵,你是没见那个老外,长得很有明星风范呢!」


  妻子再也不说话,我知道她害羞了,我也不再多说,用力地干了起来。抽插

了一会,感觉龟头一阵发麻,我赶紧用力地顶了几下,一股精液一下射了出来。

妻子被精液烫得一颤,也用力地向后顶了几下,最后无力地停了下来。



                第二章


  人们常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那么按照这个说法,我的妻子算是比较

晚熟的了,每次做爱完了以后,从来不像某些「教材」上讲的那样会希望男人多

陪她聊天、爱抚她,而是转头就能睡著。


  我经常笑说妻子是没心没肺的代表,几年的警校生涯让她没有一点女人味。

今晚也不例外,在沙发上做完以后,儘管时间还早,妻子还是没有几分钟就睡著

了。我怜惜的看著她熟睡的样子,轻轻的把她抱到了卧室,自己又上了一会网,

早早的也躺下了。


  第二天一早,当我醒来的时候,妻子已经在厨房裡淮备早餐了。和我喜欢赖

床、每次醒了以后都要进行一番思想斗争才能起床的习惯不一样,妻子喜欢睡醒

了就起,从无赖床的习惯。对厨艺的偏好又让她包办了家裡的早餐、晚餐。


  我轻轻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揉了揉那对乳房,问道:「不累么?这么

早就起来,不多休息一会?」


  老婆歎了一口气,有些撒娇道:「累又有什么办法?我不做,谁做?你一直

这么懒……」


  「今天是週末,你可以不用起这么早啊!」


  「週末你不还得上班么?等会你走了,我自己收拾收拾家。」


  吃过早饭,我就来到了公司。忙完了手头的活,刚点上一颗香烟,张萌这小

子就鬼鬼祟祟的进来了。这厮倒也毫不客气,自己伸手从我的烟盒裡抽出一颗香

烟抽上了。


  我皱了皱眉,说:「连个谢字也不讲,眼裡有我这个领导么?」


  这小子说:「是是,我眼裡没领导,我眼裡只有当哥的。」


  「学乖了你!」随口扯淡了几句,张萌这小子忽然说:「大哥,昨晚那个洋

鬼子你知道是哪裡的么?」


  「不知道啊,是哪裡的?」


  「昨晚咱俩散伙以后,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出去吃烧烤,随便问了一句,还真

有认识的。」


  「哦?那有没有说是哪个地方来的?」


  「这洋鬼子是两口子,美国人,好像年龄不大,来中国两年了,刚从南京调

到咱这边的大爱国际分公司来,好像是专门指导大爱那边的一种新药生产线。」


  「两口子也能在一个公司上班?外企不是不行这一套么?」


  「这咱就不清楚了。不过听说这两口子都会点中国话,算是个中国通。」


  「你看看人家那体格,昨天我真佩服,我都累那样了,人家就跟没事一样。

吃馒头长大的和吃牛肉长大的就是不一样啊!」


  「那是!你看人家那个块头,你看看人家那家伙,多长!多大!」


  「去你的,大白天的少聊这个,噁心不噁心?」


  到了下午,我和张萌又去了健身房,好巧不巧,又碰见了那个洋鬼子。他还

是和昨天一样,一丝不苟的在做著飞鸟动作,和我们不同的是,每个动作他都做

得非常到位,没有半点偷工减料的意思。我一边看一边暗自佩服,无怪老外的体

格肌肉练得比我们强,光是这份自律的精神,就够我们学习的。


  也许是看到有人在注视他,那个外国小伙抬起头来,正好和我对视了一下。

大概是在异国他乡已经习惯了被人注视,他只是向我笑了一下算是打了个招呼,

就又继续练了起来。


  练完以后,照例是洗澡更衣。出门的时候,看见那个金髮的外国女子站在门

口。我悄悄看了一眼,长得还算可以,关键是身材不错,170的样子,该大的

大,该翘的翘。眼热了一下,那个外国小伙走了出来,两人亲吻了一下,又是打

车扬长而去。


  「操,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身为黄金王老五的张萌在我背后都囔了

一声。


  以后的日子裡,我们经常碰见了那个外国小伙。由于每次去的时间和锻炼时

间都差不多,我们也越来越熟悉。从一开始的用眼神打招呼,到后来用国语加手

势简单的比划交流。他的老婆在楼上瑜伽班有报名,每次两口子都是一起打车回

去。慢慢地,我和他老婆也熟悉了起来,虽然每次只是点头、挥手,但是互相之

间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陌生了。


  有一天下午,公司来了两个上海来採购设备的客户,副总并不在家,由我负

责接待。晚上吃过饭后,眼看著两位大爷并无鸣金收兵之意,我悄悄溜到厕所给

副总打了个电话,请示了一下,又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报了下备,就带著这两位

大爷去了我们这边最有名的1725酒吧。


  1725是我们这个县城最好的一个酒吧,我至今不瞭解这些酒吧为什么要

取一些我们搞不懂的名字,比如在台湾比较有名的18Room、EZ5,我实

在不理解有什么含义。


  不过话说回来,1725的内部装潢和酒保的素质都很高,裡面来的辣妹也

很多,平时我也来过几次,今晚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一是我看这两个客户酒喝

得不够尽兴,万一要是再来个后续花样,洗澡、按摩一条龙,再一人叫个小姐,

那就超出我的预算了。到了酒吧,随便给弄上两杯烈酒,早早把他俩灌醉,到时

候硬都硬不起来,还谈什么女人?直接送回酒店裡就万事大吉了。


  二是这裡我来得也少,正好过来享受享受,结婚后我还是很少来这样的场所

的,虽然辣妹很多,我也没想过钓个马子,但是看看总不犯法吧?


  酒吧裡灯光非常灰暗,人已经不少,一堆堆的男女凑在一起,有的玩股子,

有的划拳。我和两位客户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给他二位一人叫了一杯伏特加,自

己叫了两瓶啤酒,坐在那裡慢慢喝著,眼神就开始到处乱瞄。


  来这裡的女孩各个都打扮得非常漂亮,但是并不像南京、上海那边穿得那么

暴露,毕竟县城地方小,本地人多,风气稍显保守。看了半天,过了过眼瘾,乾

掉一瓶啤酒,我觉得有必要放下水,就起身去了厕所。


  走出去的时候差点和对门女厕出来一个女人撞在了一起,我还没说出「不好

意思」,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外国女人。「海!I Know You!」我

还不Know你是谁呢!我心说。仔细一看,却发现就是我经常在健身房碰见的

那个外国小伙子的老婆,只是她今晚穿了一件白色小西装,身上有点酒味,白白

的脸上有两块红晕,看样应该是喝酒了。


  「海!」我想说怎么这么巧?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用英语该如何说了。


  「我第一次,来这裡,能碰见你真巧!」虽然有点磕巴,但我还是能听明白

她的国语。


  「是很巧。你的丈夫呢?他在哪裡坐著?」


  「他,回国了,下星期五回来。我,自己来的,和朋友。我朋友,她有事,

走了。」


  「哦。我还不知道你和你丈夫的名字呢?」


  她「咯咯」的笑了起来:「你叫我凯莉吧!我的男朋友,他叫卡雷尔。」


  原来这两个人并未结婚。我心说,看来张萌的小道消息有误。


  「那咱们喝一杯?」


  「好啊!」


  我和她走到了她的桌子边坐下。远远看过去,仅仅我上了厕所的这会工夫,

那两个客户身边就不知道从哪裡来了两个小妹,也不知道是流莺还是酒托,抑或

是这两人找的一夜情对象。


  我给凯莉点了一杯酒,出乎我的意料,凯莉点了一杯龙舌兰。我对洋酒的认

识有限,红酒我知道拉菲,白酒仅限于龙舌兰、伏特加、威士卡这几种,但是敢

喝龙舌兰这样的烈酒的女生,个性想必也是非常火辣开朗吧?


  一边磕磕巴巴的聊天,我就乾了一杯威士卡。不得不佩服老外的酒量,凯莉

一杯龙舌兰喝完,一点事也没有,我这边,胃就已经火辣辣的感觉。今晚晚餐的

时候又有喝洋河蓝色经典,现在白酒、啤酒加洋酒混在一起的感觉真是不好受。


  这时候手机响了,我一看号码,是客户打来的。原来这两个客户已经搞定了

那两个小妹,要结伴回酒店了。我心中暗喜,又省下了一笔找小姐的费用。


  心中没有了负担,我也放开了手脚,自认我一纯正喝白酒长大的汉人对洋酒

毫无反抗能力,于是放弃了碰威士卡的想法,我又叫了两瓶啤酒,陪著凯莉喝了

起来。


  虽然凯莉的国语说得不够流利,但是我还是粗略的知道了她和她男朋友的关

系。原来凯莉的父亲是大爱国际的外资董事之一,凯莉和卡雷尔是大学同学,两

人都是学医药的,卡雷尔毕业后被导师推荐到大爱国际的美资公司裡工作,而凯

莉则只是在公司裡挂名一个顾问而已。


  两人喝了一会酒,凯莉没玩过划拳,我陪她玩了一会股子,气氛倒也不错,

相互之间熟悉度又有增加。她的性格确实开朗,对肢体接触也毫不在乎,偶尔笑

得前仰后合的时候,胸前那两颗球状物就上下波动,弄得我心中一阵鸡动。


  她的衬衫上面开了两个扣,乳沟若隐若现,有时候上下波动的时候,我心裡

就阴险的想,要是能蹦出来更好。我实在不知道是不是外国人都这样无所谓,还

是她的个性就这么放得开?


  等我乾完了两瓶啤酒、凯莉又喝了一杯鸡尾酒以后,我就想打道回府了。毕

竟时间已经不早,应酬了一晚,我喝了这么多酒,肚子也实在装不下东西了。我

对凯莉说:「不早了,咱们走吧?」凯莉微微一愣,看著我的眼睛,眼神有点怪

异。我还没反应过来,忽然笑了起来:「好啊!咱们走吧!」


  出了门,风一吹,整个人立马清醒了许多。大街上早已没有行人,不少等著

拉客的计程车就停在附近。我刚想和凯莉道别,一转身发现凯莉就在我的身后,

手已经挽上了我的胳膊,问我:「你,带我,想去哪裡?」


  我一个机灵,这是怎么回事?没反应过来,她想让我送她回家?我问:「你

住哪裡?」


  「我不想回公司的房间,你带我,去酒店。」我这才反应过来,凯莉那二半

调子的汉语,把我的想法满拧了!她把那句「咱们走吧」实实在在的理解成了我

要带她走的意思,当成我要和她一夜情了。


  只是我也没想到,看著她和卡雷尔的感情那么好,怎么还会在外面搞一夜情

呢?但这只是转瞬间的念头,我脱口而出:「我找酒店吧!」说完这话,我就有

点后悔,毕竟也和卡雷尔算是认识,虽然不是朋友,但是要给人家戴绿帽子,心

裡总是彆彆扭扭,只是像凯莉这样身材火辣,特别是白种人的身份,让我欲罢不

能。


  坐在计程车上,我头也不敢抬。司机不停地从后视镜往后看,大概他也是头

一次见中国男人带外国女人出去开房。我心虚得要命,县城就这么大地方,我又

是从小在此长大,好多熟人低头不见抬头见,万一被人看见,我还在不在这裡混

了?其实这都是我自己的杞人忧天,时间已经到了11点,该睡觉的都回家睡觉

了,没回家的也喝得醉眼惺忪,哪裡那么巧还能碰见熟人?


  公司定点接待的酒店我是不敢去了,随便找了一家档次不错的酒店,我让凯

莉在大厅坐著,自己过去开了一间房,我心虚的对柜檯悄悄说:「找间僻静点的

房间。」前台是个油头粉面的二十六、七岁的小男生,点点头,一脸的我懂的表

情,还带著一点淫笑,递给我一张房卡,那猥琐的表情让我真想抽他一个巴掌。


  和凯莉一起进了房间,这裡果然是比较安静的位置,在走廊拐角尽头的一个

地方,没有冲著电梯,也不会有人走过。关上房门,我束手无策,虽然经常带客

户找个小姐,但是我是有家室的人,客户找小姐,我一般是安排好就闪人,还从

来没有接触过一夜情,更别提对方还是个外国女生。


  凯莉倒是大大方方,进来后转了一圈,顺手拉上了窗帘。坐在床边,随手就

脱掉了小外套,眼神肆无忌惮地看著我,嘴角似笑非笑。我把心一横,管他呢!

我现在就算出去,也没人相信我和她没有发生什么!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以后上

哪裡找这机会去?


  我脱掉了外套,心跳得更厉害。心裡还没想好说些什么,凯莉已经伸出胳膊

一把将我拉过去,给了我一个法式热吻。


  「我还没和中国男生做爱过呢!」凯莉在我耳边悄悄地说。


  我脑中「轰」的一声,彷彿一根绳子断了一样。我一下将她按倒在床上,嘴

上不停地吻著她,双手在她的腰间、屁股游走,又慢慢从她的背心中伸入,摸向

她那对大尺寸的乳房。


  凯莉的乳房又大又挺,绝对意义上的爆乳!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抚摸著它是

一种什么感觉,我不能说我妻子的乳房不够大,但那只是相对她的身高而言,凯

莉的乳房是真的大,绝对意义上的大,那种人种上的不同、皮肤触感的不同,都

带给我一种莫名的兴奋。很长一段时间以后,当妻子见识过凯莉的身材后,不无

嫉妒的问我到底是更喜欢谁的身材多一点,我一脸违心的说是你,惹得妻子一阵

嗔怒。


  我顺著凯莉的耳朵、脖子、锁骨一路吻来,两手也没有閒著地将她的衬衫解

开扣子,并将她的乳房从乳罩中解放出来。当这两个巨型炮弹展现在我眼前的时

候,我才发现A片中的女优的胸部大部份都是做过的。


  凯莉的乳房同样是大,并不像AV女优那些石头奶一样看著只是沉甸甸的感

觉,相反,她的乳房充满了弹性,形状非常完美,并且绝对是令我无法一手掌握

的size。我不由得把脸深深埋在乳沟裡,刹那间真想就这么被淹没在这裡。


  凯莉摸著我的头髮,一脸的沉醉。当我把她的衣服都脱光的时候,我不得不

讚歎了一下,果然是完美的女人!浑身上下并没有一点的赘肉,特别是小腹竟然

隐约有八块腹肌的感觉。


  我从乳房一路往下亲,每次用舌头轻轻快速地舔著她的肌肤,就引得她一阵

热烈的叫声。习惯了妻子的无声电影,我从来没想过一个女人的叫床声能够有这

么大,而这还是在我没有插入的情况下,联想到老婆每次做爱的时候都是那种死

活不肯出声的样子,我只能说中国的女人都被封建礼教给阉割过了。


  我趴在凯莉的腿中间,看著那块神秘的地方。和妻子不一样的是,凯莉的阴

唇没有发黑的色素沉淀,颜色呈现出粉红色,阴毛一根也没有,隐约看到一些刮

过的痕迹,我轻轻的用舌头一舔,凯莉的身子就随著一阵颤抖。


  我站了起来,脱掉了衣服。在脱内裤的时候,我还有点犹豫,见惯了人家那

根大香肠,我这根家伙能入得了人家的法眼?我自认家伙不算太小,粗度还算可

以,长度是不如卡雷尔的了。但是凯莉看来并不在乎,拉著我,嘴唇和我接吻的

同时,手已经开始抚摸我的阴茎了。


  被她抚摸了几下,我的老二暴涨起来,直挺挺的,凯莉低下头,轻轻的将它

含在嘴裡,开始为我口交。不得不说,凯莉的技术很棒,无论是裹、舔、吸吮,

都不会让牙齿碰到我的龟头,想当初小静可是练了好久才掌握到这点的。


  口交了一会以后,我主动拔了出来。她的技术太好,我怕口爆在她嘴裡,又

怕龟头被弄得太过敏感,影响接下来的做爱品质,更担心给国人丢脸。我把她按

倒在床上,找淮了位置,一没而入。


  凯莉叫了起来:「No!Condom!」我顿时感觉很囧。老子好歹也是

有家室的人,从来没在外面胡搞过,对我还这么不放心?还好房间裡就有放著避

孕套,我过去拆了一隻套上,重新插入,顿时下身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感觉。


  用传统体位刚动了几下,凯莉的叫声就惊天动地,还好看起来房间的门隔音

应该可以,这个房间位置又特别偏,不然我还真怕会有客人来敲门抗议。我抱著

有这次没下次的心态抽插著,摸著、吻著她的身体,体会著中西方女人之间的差

异。


  和我妻子相比,凯莉不光是叫声豪迈,音量过人,她的体型更为大隻,乳房

size更大,视觉上衝击更强,摸起来也更让人有征服感。她的阴道相对妻子

更加宽鬆一些,进出更加容易,但是绝对不像论坛上别人所说,「如同一隻小船

漂进了汪洋大海」那么夸张,也许因为那样的女人都是专业人士,经历的各种鸡

巴更多的原因?


  只是抽插了几分钟,凯莉的下身已经湿得一塌糊涂,抽插过程中带出的淫水

溅满了我的阴囊、大腿根。凯莉紧紧抱著我,拼命地亲著我,看来有必要洗澡后

再回家,不然肯定被老婆发现。我这么想著,抱著她往床上一躺,就改成了我自

己最爱的女上男下式了。


  这下子凯莉完全掌握了主动,尽情地发挥,屁股上下摆动的频率超出我的想

像,简直就是电动马达。妻子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腰身太硬,不会掌握只让屁

股用力上下摆动的方法,每次几分钟就累得不行了。


  我微微抬起头,看著鸡巴在她的阴道中进出,我的心情也激动起来。凯莉的

两个乳房就在眼前,我一手抓住一个,像个孩子一样吸吮,屁股也用力向上顶。

看得出她很享受这种感觉,抬著头,金色的长髮在空中飞扬。我用双手托住她的

屁股,快速的往上顶,这个动作让她的叫声又增加了几个分贝,我也明显感觉到

她的淫水出得更多了。


  做了一会,又换了个体位,改成了后入式,这下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阴茎在

她的阴道裡如何进出了。我扒开她的阴唇,慢慢地抽出来,又慢慢地插进去,然

后闭上眼睛,重複这个抽插的动作,用心体会她和妻子的不同。


  接著我开始尝试九浅一深的方法,凯莉表现出明显的不适应,屁股左右摇晃

想把阴茎套得更深一点。这时候我突然一插而入,她很大声的喘了一口粗气,这

让我感到了极大的满足。用这个方法操了一会,凯莉也感觉有点累了,于是我俩

又恢复到最原始的体位。


  那一晚我俩足足做了快有一个小时,我想没有给国人丢脸,但是也应该多亏

了有安全套,让我的触感不是那么敏感,不然我想依照凯莉的床上技巧和那个安

装了电动马达的屁股,我可能会射得更快点。


  各种体位都尝试了一遍,我都快把她那对大大的乳房给捏爆了。本来想学A

片中的样子让她口爆,但是最后没有提出,我俩第一次做爱,也许她不会接受,

那时岂不是尴尬?我还发现她的屁眼并不是很紧,两根手指很容易的就插入了,

也许她以前有过肛交的经历。但是我没有尝试,因为潜意识裡感觉那样很葬。


  凯莉看来非常满意,和我互留了手机号码。我坚持要回家,她也没有强留,

自己留在了酒店,于是我下楼的时候悄悄地结了房钱。


  回到家已经一点多了,妻子早已睡著。我悄悄的上床,妻子没有睁眼,迷糊

的说了一句话,接著又进入了梦乡。第二天当我打开窗帘的时候,除了宿醉带来

的头晕,手机裡存放的凯莉的电话,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