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了个超淫荡的老婆

时间:2018-10-19


我交往过很多女孩子,但是最吸引我的是淫荡的那一种,上天就为我挑选了一位性欲很强的女孩做我的老婆。其实她在和我结婚以前并没有交往过别的男人,但是在新婚之夜的交谈中,我看到了她隐藏在心底的淫乱欲望。我们相拥在床,行过房,她娇喘的躺在我的怀裡。我们互诉了一会悄悄话,我问她:「你现在是我老婆了,你坦白的告诉我,你有什么愿望?」


我本以为她会回答「想要老公永远爱她」


「希望有个孩子」


之类的。但是她想了想,却神秘的笑笑,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那老公我说出来你不会生气么?」


「我怎么会?」


我温柔的抚摸著她的头髮。老婆红著脸说道:「我想要很多男人。」


这句话真让我惊讶万分,「为什么?」


我问。「不为什么,只是想罢了。当然不是要交朋友,只要是男人就行。」


「你想要他们怎么样?」


我忽然感觉很兴奋,继续追问著。「想……想」


老婆害羞的笑著,然后靠近我的耳边说道:「想让他们轮姦我,老公你会不会救我。」


我拍了老婆的屁股一下:「当然不救你!」


「好哇!」


老婆装作生气的样子,从被窝裡钻了出来,光溜溜的下了地,她的阴毛上由于粘了我的精液与她自己的阴液,贴在下腹,所以无法遮住私处,并且在灯光照射下闪闪发光。「我现在就出去让人强姦。」


老婆虽然笑著,眼神却有点认真。我感觉到这似乎不是在开玩笑了,难道我新婚老婆的阴道真的要被别人插么?我还没来得及答话,老婆已经一丝不挂站在门口,连拖鞋也没穿:「我去楼下的工地,一会见!」


楼下的工地!那裡都是民工的帐篷,只有那些丑陋肮葬的民工才住在那裡。老婆你……我刚过门的处女老婆已经不见了。我赶紧穿上衣服,也带上了老婆的衣服下了楼。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一丝不挂的老婆真的会跑到工地去?她应该只是说著玩吧?怀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远远望著工地的帐篷,忽然,帐篷裡点起了灯,继而传来一阵骚动。我有些不敢相信了,我悄悄的走到工地旁边的角落裡,我的老婆真的在那么?我还在猜想的时候,听到了她的声音:「你们这谁是头?」


有个嘶哑的声音答道:「我就是,小娘们你光著身子来这儿,是不是想生儿子啊?」


然后就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老婆也跟著嬉笑起来,说道:「各位大哥,妹妹看你们日夜辛苦,今儿个给大家送点奶喝,补补身子。」


「好好!」


那些葬鬼开始拍起手来。「那你们就来排队吧。」


老婆似乎成了指挥官。我有些按捺不住,一咬牙走进了工棚:「老婆,我们回家吧。天太晚了。」


老婆尴尬的看著我:「你现在来救我啦?你要我走,可是他们答应不答应呢?」


她又对那帮民工说道,「想要我留下的人把我按住。」


话音未落,那些民工一拥而上,把我老婆扑到在地。老婆咯咯的笑个不停,「老公,我现在是总司令!不由你啦。所有人排好队,要吃奶啦。」


「老婆你……」


看到周围人不友善的眼神,我没敢再说下去。老婆已经躺在一张桌子上,民工排成了一条长队,大概有20来人,老婆说可以一次来两个人,因为她有两个供奶器官。民工头当然是第一个,第二个是个满脸黑土的龇牙,民工头蹲在我老婆的左边,一双葬手捏住我老婆的左乳,黑黑的舌头裹住了我老婆肉乎乎的乳头。龇牙似乎对乳晕更情有独钟,他左手拉著我老婆的奶头,右手按住奶房,又黄又糙的大牙咯吱咯吱的啃著红红的乳晕。老婆真的发情了,她使劲向后仰头,大声呻吟著:「啊……乳头好舒服啊……吃了我的乳头吧……老公,你喜欢让别人吃你老婆的乳头么?」


「喜欢。」


我无法抗拒自己老婆被淫的快感,也更希望看到下面发生的情况。老婆被我的回答振颤了,也兴奋的大叫:「所有人一起来吧,你们听好了,不要放过我奶子上的每一块肉,你们要吃遍我的乳房乳晕乳头,让你们的嘴裡的臭口水从我乳头上的出奶孔流进去!」


一声令下,民工如潮水般压了上去……听到老婆的招呼,民工们一起衝了上去,黑压压的一片,只看到我心爱老婆的双腿兴奋的乱蹬,我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女人会这样淫荡,我叫了一声:「老婆,你那裡怎么样?」


老婆也高声回答:「棒极了!老公,我的乳头都要被咬烂了。」


这时候,几个没有吃到奶的民工按捺不住了,扯开我老婆的双腿,开始狂舔我老婆的阴部。老婆呀的一声尖叫,骂道:「臭儿子!这么快就要玩你妈的生殖器了!」


于是又有一部分民工从我老婆的胸部转移到了下身。两个民工用牙齿撕扯著我老婆的两扇阴唇,一个在舔我老婆的阴道,还有一个在吃阴蒂,其他的人也不放过阴道周围的任何地方。我已经兴奋的不能在兴奋了,我的刚开苞的老婆,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让民工洩欲的工具。老婆还在撒娇的向我报告情况:「老公,这些葬鬼舔你老婆的处女膜了,你再不救我,我的处女膜就要被舔破了。」


我幸灾乐祸的说道:「你哪裡早破了,让那些葬鬼的舌头伸到你的子宫裡,帮你把子宫也舔乾淨。」


「好啊你!」


老婆娇吁著,「儿子们使劲,把你们的舌头都捅进去。」


两个民工更卖力了,他们把我老婆的阴唇向两边拉开,使得我老婆的阴道成了一个大大的圆洞,中间的民工邪恶的笑著,伸出长长的舌头,猛地杵了下去!「啊!——」


老婆痛楚又欢乐的叫声从人群众传了出来。我向老婆祝贺道:「亲爱的,你舒服啦?」


老婆说道:「你那么喜欢看你老婆阴道裡的肉都被葬鬼舔了。」


「那怕什么?」


我答道。还没说完,那个先舔我老婆阴蒂的民工,掏出了鸡巴,那鸡巴又一尺长,直径有两寸,顶在了我老婆的阴道口上,然后慢慢的插了下去。老婆欢娱的吹了声口哨,「老公,有根鸡巴插进你老婆的阴道了。」


「好啊!」


我更加兴奋,「快告诉我你的感觉。」


「我的……啊,他的龟头抵达我的阴道扩约肌……哦哦……已经到达G点了……啊……撞到了我的子宫!」


那民工头先把鸡巴塞进了我老婆的阴道,现在她的阴道裡同时插进了2支大鸡巴,但是别人也不能旁观,于是先后有几个民工把手指从缝隙裡往裡捅,接触到了我老婆的阴道内壁。真是难以置信,我老婆的阴道居然容下了2根鸡巴和7、8根手指,而且手指还在增加,民工不光插了进去,竟然还抽动起来。「好宽的阴道呀!」


我称赞。「谢谢夸奖」


我老婆又叫道「谁来操我屁眼?」


马上有支鸡巴插了进去,老婆还叫「再加一支」


又有一支鸡巴塞了进去,同时又有几根手指在往她屁眼裡插。「你的胃口可真大」


我由衷地感叹。「那有什么?」


老婆自豪的说,「尿道还能盛根呢!」


「我不信。」


我故意刺激她。她真的生气了,抓住一个民工的鸡巴就往尿道裡塞,我真不敢相信,老婆那细小的尿道居然能插进了一根鸡巴,开始那根鸡巴怎么也进不去,就这样连扯带塞,那根鸡巴逐渐没了根,我老婆的尿道口也开始溢出鲜血。我有点心疼了,关切著老婆:「很疼么?」


老婆却发疯似的摇著脑袋:「舒服舒服!顶穿我的膀胱了。」


现在,五根鸡巴同时在我老婆阴道、屁眼和尿道裡摩擦,还有两根在老婆嘴裡,两根在手裡,剩下的民工只好在我老婆的身上做皮肤摩擦,一个小个子的民工用我老婆的脚摩擦他的鸡巴,摩了一会,似乎不尽兴,于是便把老婆的小脚趾往鸡巴口裡塞。民工中有些开始射精了,他们的精液撒在了我老婆的肚子上,胸脯上。老婆的喉咙也开始咕都作响,我猜一定是在喝葬鬼们的白色液体。一想到是民工的精液从我老婆的嘴裡流入她的胃,我就莫名其妙的开心。然而更开心的是老婆,的下身也开始放花了!


随著民工头的一声怒吼,我心爱老婆的双腿一下竖到了天上,屁股撅的更高,一根挺进了我老婆的子宫颈的鸡巴,毫不吝惜的对卵巢灌溉精液。老婆快活的叫著:「射吧!射精吧!我被奸了,儿子们射到子宫了!卵巢都泡精了了!好儿子呀!在多灌点!」


而肛门裡的炮火也不逊色,再看看我老婆那流血的尿道,喷出了白色的喷泉!民工们憋得太久了,他们轮流操著我老婆的阴道、屁眼、尿道和最,不放过她的每一寸肌肤,我老婆更是高潮不断,浪声迭起。


直到天快放亮,淫乱才结束,可我老婆还意犹未尽。工头说他有很多老乡,分散在各个工地,但是有的工地民工太多,我老婆听了兴奋不已,于是我和他约定,让他每天晚上带著我们去一个工地,让民工们轮姦我老婆。趁著天还没亮,我搂著浑身上下一塌糊度的老婆,在楼道裡遇到了几个淮备上学去的小中学生,我让他们轮流操我老婆。回家后,我一面操她,一面设想晚上到其他工地会发生的事情。后来的事,就是另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