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时空性奴商会

时间:2018-10-05


前记:穿梭于各个次元世界,捕捉各族绝美女子,专业的性奴培训团队,产业化的次元卖淫产业。


我们的口号是:给我们超时空性奴商会一个贞洁烈女,我们还你一个淫魅骚货。


……


罗马城西城,米罗庄园。


一名大腹便便且身著白色长袍的中年秃顶男子,此时正一脸焦急的等在会客厅内。


一旁的机械钟摆不停的滴答滴答的走著。天气显得有些闷热,中年秃顶男子的头上此时已经蒙上了一层细细的汗滴。


就在这百无聊赖之际,会客厅的一面牆壁之上陡然爆发出了一道刺眼的亮光。


亮光先是明亮刺眼,紧接著又徐徐暗道,最终亮光化作了一道圆拱形的空间之门。


荡漾著阵阵诡异的空间波纹,伴随著空间之门表面一阵连漪。自空间之门的那一边一名青年迈著稳健的步伐,嘴角挂著一抹淡淡的邪笑。自空间之门的那一边徐徐的走了出来。


青年乃是标淮的东方人面孔,黑髮黑瞳,挺拔的身姿,全身上下难掩一股逼人的气势。


青年出现的瞬间,那中年秃顶男子当即起身,疾步走到青年身边便是一个大礼。


「恭迎主人。」秃顶男子神色极度恭敬的道。


「嗯,淮备接货吧。」青年面色平淡,对于秃顶男子的恭敬放佛视若未见。轻轻的道了一声。却只见那名秃顶男子急忙又是一个大礼。


挥了挥手,这个时候,房间内走已经淮备好了的几名身著银亮铠甲的士兵,威严的走到了那空间之门的旁边。


也正是这个时候,自那道空间之门之后陡然传来了一阵铁链晃动的声音。


紧接著,空间之门之上再度波荡起阵阵连漪,这一次,自门内则是走出了一串被铁链锁住了女子。


数量大概有十馀个,这些女子身上的衣著皆是完全迥异于这个世界人身上的服饰。


只见这些女子之中,有些人上身著露脐T恤,下身则是穿著一条超短的短裤,雪白修长的大腿完整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也有女子一身精緻的OL职业套装,窄窄的裹臀裙将其圆润挺翘的屁股勾勒的一览无遗。


当然了,十馀名女子之中,大多数都是身著高。zhong校服。看校服上面所标记的字样。


「北京一中、天津十四中、武汉八中……等等」


这些高。zhong女孩赫然都是来自不同的学校。


所有的女人都有一个相同点,那便是她们的身材绝对是一等一的前凸后翘。


标志的魔鬼身材,是那种叫男人只要看上一眼就走不动道的极品尤物。


十馀名女子脖颈上皆是被套上了一个黑铁项圈,项圈之上连著锁链,女子的头上都被带上了黑色的头套。


陪同十馀名女子自空间之门内走出的还有两名西装大汉。只见这两名面相凶狠西装大汉。西装大汉的手中提著一隻小皮鞭,看到哪个女子稍微走的慢了,没有任何犹豫,照著那女子的后背便是狠狠的一鞭子。


剧烈的疼痛使得那名女子发出痛苦且模糊不清的呜咽声。


眼见青年这次带来的这十名女子的瞬间,那秃顶中年男子的眼睛顿时一亮。


「这次带来的全都是处女,米罗,米罗,整个罗马城内都知道你是培训性奴最好的。这些女人就交给你训练,记住,不要辜负商会的期望。」


青年的语气平淡,但字裡行间中却是透露著不容置疑的气势。


秃顶中年男子可是深知眼前此青年的厉害,不敢哪他的话当耳边风。急忙在一旁躬身道:「牧少爷放心,交给我,不管是什么样的烈马,我都能给你调教成一个彻头彻尾的骚货。牧少爷,不知道这次您打算留多长时间?」


中年秃顶男子试探著询问青年。


「先呆几天吧,正好我也想看看你是如何调教这些性奴的。」


东方青年嘴角微微上扬,目光之中当即暴露出一股淫邪之意。


东方青年的话当即使得那中年秃顶男子的情绪相当的激动。心中捉摸著怎么藉著这个机会好好的讨好一下自己的这位顶头上司。


……


米罗庄园的一间石室密牢之内,十馀名女子昨夜便是被囚禁在这裡。


陌生的环境,神秘的势力,不明的前途,这一切都折磨的十名女子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石室密牢在外面被人打开。


两名身著银亮铠甲的西方金髮士兵迈著稳健的步伐走进密牢之内,随便选了一个距离门口最近的女子,便将其架走。


「你们是谁,要把握带到哪裡去!放开我啊!!呜呜呜!!求求你们,放开我啊!!!」


少女高声求饶著,可是那两名铠甲士兵却是根本对少女的乞求无动于衷。


驾著女孩来到了另外一间密牢之内,在这裡,昨日的那名东方青年,以及那名秃顶中年男子此时都在。


只见那秃顶中年男子一脸谄媚的对那东方青年道:「牧少爷是想看全套的,还是要来点刺激的?」


东方青年嘴角微微扬起:「既然是观摩,那自然是要看全套的。」


「好勒,听到牧少爷的话了么?来全套的!」得到东方青年的示意,米罗当即衝著密牢内的两名调教官下令道。


「是,大人。」调教官领命而去。


少女被两名铠甲士兵压著,死死的束缚到了一张镶嵌在牆壁上的X型木架之上。


手脚,脖子都被牢牢的固定,嘴裡也被一隻马嚼堵住。一时间,少女只能发出惊恐的呜呜声。


接下来,只见两名调教官取出了刀具,熟练的划破了少女身上的衣物,伴随著身上的遮挡一点点被除去。


少女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羞辱依旧绝望的恐惧。


「呜呜呜,不要,不要啊呜呜呜!」


有心求饶,可少女的嘴却是被马嚼给死死塞住,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求饶声。


东方青年一脸感兴趣的看著眼前的这一幕。


接下裡,两名调教官开始将一种不知名的粘液图到了少女的阴部之上。少女当时便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一阵令人羞涩的冰凉。


只是轻轻的磨蹭了几下,少女的整个阴部的阴毛之上便覆盖上了一层白色的泡沫。


见时机已经成熟,调教官当即又取出了一把刮刀,开始给少女的阴部剃毛。


因为少女此时被死死的固定在X型木架之上,整个人被迫摆出了一个羞人的大字型。故而,调教官的剃毛过程相当的顺利。


调教官的剃毛十分细緻,就算是少女的肛门周围的阴毛都没有放过一根。


很快,少女的阴部便被调教官给刮的一乾二淨,就在一名调教官给少女阴部刮毛的时候,另外一名调教官却是已经将少女两侧的腋毛也给清理了乾淨。


结束了这一切之后,调教官又取出了一隻药瓶。


自药瓶内徐徐道出了一些药液,以毛刷相蘸。而后便将这些药液涂到了少女的阴部,以及腋下。


药液刚刚接触少女阴部腋下的瞬间,少女便发出了一声痛苦到极致的哀嚎声。


「呜呜呜……呜呜呜呜!」


一股极致的灼烧痛感瞬间另少女的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那中年秃顶男子却是在一旁给东方青年解释道:「这是特製的除毛液。只要涂上了这个,这个女人的阴部,跟腋下以后都不可能长出毛来了。嘿嘿。」


秃顶男子嘿嘿淫笑著,神情说不出的猥琐淫荡。


东方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脸感兴趣的接著看那调教官的动作。


完成了褪毛。接下裡便是烙印奴印标记的时候了。


这一次元乃是古代罗马的世界。在这裡,只要是奴隶,身上都会被用烙铁烙印出奴隶标记来。


显然,调教官下一步也打算这么干。


一隻早已经烧的通红的烙铁。被调教官自火堆中取了出来。


轻轻的吹了吹上面的煤灰,那调教官便是一脸狞笑的朝著少女走去。


眼见那人拿著一块火红的烙铁朝著自己走了过来。少女的眼中充满了绝望依旧恐惧。


「不要,不要啊,不……啊啊啊啊啊!」


「滋滋滋……!」


伴随著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以及空气中飘荡的阵阵焦糊味道。


调教官将烙铁严丝合缝的扣在了少女的下腹之上(这裡指腰线往下,阴道口往上的那块皮肤。)


烙铁拿下,一道清晰的「米罗家族徽章」被烙印在了少女的阴部之上。


还不算完,既然是性奴,自然还要有性奴特殊的烙印标记,这时,另外一名调教官取来了另外一把烙铁,这一次,烙铁被烙印在了少女的前腰线上。


「性奴08750」


身子翻转,同样的标记又烙印在了少女的后腰线跟左侧的臀瓣上延。


接连被四次烙铁烙印,此时少女早已经因为剧烈的疼痛昏厥了过去。


「这就算完了么?」


看到此时,东方青年见两名士兵已经开始将那少女自X型木架之上解了下来,不禁开口问道。


「嗯,奴印烙印之后需要给这些性奴们几天修养,否则烙印的伤口很容易感染。毕竟,调教的过程免不了要沾水的。」


秃顶男子详细的解释道。


轻轻的点了点头,东方青年表示理解。


这个时候,两名士兵将那名赤身裸体,身上前后已经被标记上了永远也磨灭不掉的奴隶印记的少女,送回了牢房。


刚刚少女凄惨的哀嚎声,牢房内的其他少女都能够听见,此时见士兵再度归来,密牢内的少女们一个个皆成了惊弓之鸟,一个个皆是将头低低的,生怕会被选中成为第二个。


可是,已经到了这裡,逃是不可能逃掉的,未来等待这些少女的命运,便是被训练位最顶级的性奴,供男人们无尽的淫乐。


不过他们之前的身份如何,是学习优秀的极品校花,还是外企公司内的美艳白领。到了这裡,被扒掉身上衣服,退掉阴部骚毛,烙印上奴印标记的那一刻,这些女人的身份便被永远注定——性奴!


按部就班的,十名女子接连被带到烙印室内,残忍的被用烙铁烙印上性奴的标记,而后又重新被丢回到牢房之内。


随著时间的流逝,那些因为剧痛而昏厥过去的少女渐渐转醒,阴部,腰部,跟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另少女们分外难捱,藉著密牢内昏暗的光线。少女们看清了自己身上被烙印出来的字迹。


「性奴0893」


「不!我不要做性奴!我不要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天啊,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啊!呜呜呜,没人会要我了啊呜呜呜!」天真的少女还天真的以为自己以后还有机会离开这裡。


身上被烙印的这些标记另少女绝望,试想有哪个男人会取一个身上被烙印上了性奴字样的女人。


这些奴印标记几乎毁灭了这群少女们的未来。


……


米罗庄园,一间华丽的房间内,此时东方青年已经沐浴更衣,披著精緻的浴袍,我们的这位牧少爷一身清爽。


当东方青年自浴室中走出的时候,发现在房间内早已经有一名少女恭谨的站在那裡等待。


仔细看这少女,高耸的双峰之上,嫣红的乳头俏然而立。圆润挺翘的屁股显得极度有张力、一双修长的双腿,笔铤而紧凑。两腿之间不存在一丁点的缝隙。


在少女的阴部跟臀瓣之上,清晰的烙印著「性奴05631」的字样,看标号,少女成为性奴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面对徐步走来的东方青年,少女一脸的恭敬之色。


「柳莉莉,才多久没见,你这气质简直大变啊。」


东方青年的脸上露出一丝调侃。


而少女的脸上则是难道的露出一抹羞涩以及尴尬。


「今天我来服侍主人就寝。」


少女不敢直视东方青年的目光,只得将头轻轻的锤了下去。


少女屈辱羞涩的表现越发的激起了东方青年的征服欲,缓步的来到了少女的身后,望著她那浑圆挺翘的屁股上面,一根毛茸茸的纤细猫尾此时正不安的颤抖著。


没有错,少女的身份并非普通人类,而是另外一个次元捕捉而来的猫女郎。


有著猫一样的眼睛,可爱的小小猫儿,以及一条毛茸茸的纤细猫尾。


试想一下,拥有这样一隻异族性奴,在办事的时候,一边从后面用自己的大鸡吧狠狠的操弄对方的小穴,一隻手死死的攥住对方的猫尾。


那种征服感,是多么的令人陶醉。


东方青年选择这名猫女郎今晚享用,显然也是打著这样的注意。


「趴过去,把屁股撅起来,用手扒开骚穴给我看。」


东方青年轻轻的下著命令。


猫女郎柳莉莉闻听之后急忙照做。身著袒胸露臀的骚媚女僕装,淫荡的趴在床上更加凸显了柳莉莉那浑圆挺翘的屁股。


看清了柳莉莉那光滑无毛的阴部,此时早已经淫水犯滥。


东方青年如何还能忍的住。当即脱掉了浴袍,此时东方青年的胯间凶物早已经露出了狰狞之态。


看淮了柳莉莉两朵臀瓣之间那一条狭窄的小缝。只听得噗嗤一声。东方青年的阴茎齐根进入柳莉莉的阴道之内。


顺间,东方青年的阴茎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挤压之力。


「厄啊,好紧!比处女也差不了多少了!」


东方青年显然没有料到已经成为性奴时间不短的柳莉莉的骚穴还能这么紧。


伴随著噗嗤噗嗤的水声,柳莉莉也从最开始的艰难忍耐,开始放声的骚吟了起来。


「厄恩……轻点……恩厄,太大了,受不了了啊,慢点,慢点,要被搞坏了啊……!」


猫女郎特有的体质,她们的阴道大多要比一般的人类女性紧窄不少。而东方青年那条长达十八厘米的巨大阴茎每一次都狠狠的插入柳莉莉阴道的最深处。


过多的扩张以及猛烈的摩擦使得柳莉莉的骚穴不堪重负,从后面此时东方青年居然看到股股的鲜血混合著柳莉莉的淫水顺著柳莉莉的大腿徐徐的留到了床上。


最开始的呻吟到现在已经成了痛苦的呜咽声。下体之处火辣辣的疼痛另柳莉莉根本感觉不到一丝快感。


似乎有些厌倦了这个体位,东方青年将自己的阴茎自柳莉莉的骚穴之中抽了出来。


抽出的瞬间,东方青年注意到,柳莉莉原本紧窄封闭的阴道口此时已经大大的张开。闭合不上。身体瘫软床上,高高的耸著屁股。


肿胀张开的骚穴内不断的有鲜血徐徐流出。


眼见这幅场景,东方青年的心中极度的满足。一伸手便在攥住了柳莉莉那条敏感的猫尾。


「厄恩……!」


被攥住猫尾的瞬间,柳莉莉不受控制的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呻吟声。


「过来,做到我身上自己动!」


东方青年平躺到了才床上,示意柳莉莉自己跨坐在自己身上。


此时的柳莉莉体力大量耗损,但却丝毫不敢违背东方青年的话僵硬的抬起了一条腿,将身体挪到了东方青年的身上。心颤的望著青年跨间的那根狰狞巨物。柳莉莉屈辱的用一手扒开了自己的小穴,另外一隻手则是抓住了东方青年的巨大阴茎,对了对自己的骚穴。待找淮了角度。


柳莉莉便是一咬牙,屁股徐徐的坐了下去。


「厄……恩……


终于感觉到下体那根巨物已经完全进入,肿胀的感觉将自己全部包裹之时,柳莉莉的心中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可就在这时,柳莉莉只感觉自己的后背猛然被青年推了一下,当即柳莉莉的身子软软的跌倒在了青年的胸前。


敏感的尾巴瞬间被东方青年死死攥紧、抓住柳莉莉尾巴的瞬间,东方青年明显的感觉到了柳莉莉的骚穴一阵剧烈的收缩。


「嘿嘿,猫女族果然是最适合当性奴的种族。这种一钻尾巴,小穴就会自发性抽搐的体质简直是男人们的天堂间歇性的阴道抽出给东方青年带来了最顶级的享受。


一时间东方青年开始猛烈的耸动起了自己的腰部。


刹那间,柳莉莉放佛置身于一艘风雨漂泊的小船上,身体不断的上下起伏。股股的淫液不断的自小穴内流淌而出,浸湿了床单。


胸前的两团高耸不住的上下跳跃。两抹嫣红的乳头因为充血肿胀,此时显得无比的妖冶。


猛然间,柳莉莉感觉到胸前一抹剧痛,意识模糊之间,柳莉莉发现却是东方青年此时正在用力的咬著自己的乳头。


「啊啊啊,不要啊,疼!疼!要掉了!要掉了啊!」


东方青年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用力的撕咬柳莉莉的乳头,剧痛使得柳莉莉的小穴颤抖收缩的更加厉害,、乳头处的撕咬,敏感的猫尾被人握在手中,加上小穴不断的承受著东方青年巨大阴茎的撞击。


这一刻,柳莉莉终于达到了高潮!


「啊啊啊!!!」


瞬间,柳莉莉的意识完全失去,身体瞬间瘫软在东方青年的身上,全身猛烈的颤抖著,通体的皮肤化作一片粉红,小穴剧烈的颤抖抽搐,自柳莉莉的小穴之内喷涌而出一抹浓郁的淫水,瞬间流淌到了东方青年的身上。


没有理会柳莉莉的意识失去,东方青年翻身上马,再度将柳莉莉压在身上大力的抽插。


但这一次,柳莉莉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此时的柳莉莉已经因为极度的高潮而昏厥了过去奋力的抽插,东方青年简直像一台打桩机一样,疯狂的在柳莉莉的身上做著活塞运动。


终于,东方青年感觉到自己要来了。当最终时刻到来的那一瞬间,东方青年将自己硕大的阴茎狠狠的插入到了柳莉莉阴道内的最深处。


「噗嗤!噗嗤!噗嗤,股股的浓精瞬间充满了柳莉莉整个小穴。


慢慢的拔出阴茎,东方青年还仔细的欣赏了一会因为自己的猛烈抽插此时已经红肿不堪的柳莉莉的小骚穴。


一股悠然而生的征服感充斥在东方青年的心头。


顺手捏了捏柳莉莉粉嫩的乳头,牧少爷嘴角微微扬起心中道:「要是在打上两个乳环就更完美了。


心中悄悄的坐了决定。此时的柳莉莉还不知道,很快就会有人去执行这位牧少爷的意思,在她那两颗眼红粉嫩的乳头上穿上永远也取不下去的屈辱乳环。


不过,在这柳莉莉的身上,屈辱的痕迹还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