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合租生活

时间:2018-11-02



外地租房很困难,尤其对于我一个刚到这个大城市的外地人,带著行李急衝衝的在网上报纸上甚至电线杆上寻找租房资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租的房屋,这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大卧室租给了一对年轻情侣,我住小卧室。合租的那男的很瘦弱,戴著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我叫他伟哥,女生也是个瘦瘦高高的样子,长的很清秀,名字叫李豔,俩人都是南方人。


日子就这样开始了,从开始不熟悉到慢慢的熟络,有时也在一起搭伙吃饭,男的好像总是很忙,大部分时间都是李豔一个人在家,有时我跟李豔就坐在客厅看电视閒聊天,反倒比跟伟哥处的关系好很多。


转眼大半年过去了,记得那是个国庆日假期的前一天,我从公司下班回到家,看到李豔屋裡亮著灯,却没有去厨房做饭,客厅也没开灯,很奇怪,我问了句:「有人在家没?」


好半天才从裡屋传来李豔的声音:「在呢,病了。」


我推门进去,发现李豔躺在床上,盖著被子,脸上有些苍白。


「怎么了,感冒发烧了?」


「嗯,今天早上就不得劲,下午烧起来了。」


「吃药了么?伟哥呢?」


「他今天公司聚餐,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地铁,我刚吃了药。」李豔说话都有些费力气似的,我帮她拿温度计又测了下体温,高烧,我赶忙催著她起来扶著她去门口的诊所输液,输完液回来都将近11点了,中间她给伟哥打了次电话,看来伟哥回不来了。


回到家,我扶著李豔躺到床上,看她昏昏沉沉的样子,不忍心只好坐在床边陪著她,怕她晚上要水什么的。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端详著昏睡中李豔的脸庞,发现她长的其实很漂亮,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心裡有些坏坏的衝动。


我试探的推推李豔:「喝水吗?」


她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输液时加的镇静剂起作用了。


我大著胆子凑到她脸的旁边,闻到一股淡淡的润肤露的味道,我先用嘴唇触碰著李豔的脸颊,然后伸出舌尖舔李豔的嘴唇,她的嘴唇真的好柔软,我禁不住轻轻吸住李豔的小嘴舌头向内探去,触到了李豔的牙齿。


色心一起,胆子大了很多,我的手从被子边慢慢伸进去,摸到李豔的前胸上,轻轻一摸,感觉到虽然隔著毛衣和纹胸,李豔的乳房很有弹性,摸了几下慢慢滑下去,摸到李豔的小腹,再往下移动,摸到李豔的两腿间,隔著裤袜和内裤,只能感觉到她下体的轮廓,没什么意思,转而去摸李豔的大腿,李豔腿型很好,她的腿和屁股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手枪对象,我揉捏了几下。一抬眼,发现李豔睁著眼睛看著我,吓的我赶忙把手抽了出来,脸上感觉腾地一下就红了。


「你在干嘛?」李豔轻声的问。


「我怕你蹬被子,帮你盖盖好。」我有点结巴。


「你这小坏蛋,明明在摸我,还狡辩,从你摸我的胸我就醒了,说实话,是不是?」


「我……」我一下不知该怎么回答,窘在那裡。


「我也知道你一个光棍汉很寂寞,你今天一直在照顾我,可是我有男朋友,我不想对不起他。」李豔慢悠悠的说,「我原谅你,下次不要这样了。」


我真的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楞了一下,紧接著李豔说:「我好多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我答应了声关门出来了,这算是我俩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了。


日子还是在一天一天过,李豔跟我之间好像因为那次的摸摸事件关系好像更近了些。转眼到了耶诞节,平安夜那天晚上,我们公司组织去唱歌到很晚,我喝了些酒,醉醺醺的回到住处。一进屋,我回来看到客厅桌子上杯盘狼藉的,还有些喝剩的啤酒,电视开著,李豔一个人蜷缩在沙发裡睡著了,脸上红红的看来是喝了不少酒。


「喂,喂,醒醒,怎么睡著了,伟哥呢?」


「啊……你回来啦,刚才几个姐妹来玩喝多了些,你伟哥他不回来,不然我哪敢喝酒啊!」李豔睡眼朦胧的说著,站起身想往卧室走,结果一个趔斜差点摔倒,我一把扶住她。


「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啊,真是的。」


「别扶著我,你个小色鬼,就想沾我便宜。」李豔从上次事情后总喊我「小色鬼」。


「让你叫我小色鬼,我不色都对不起这个名字。」我闹著玩似的向李豔脸上亲去,她一躲,我控制不住重心把李豔一下压在了沙发上,她胸前俩团有弹性的肉肉紧贴在我胸前,我不顾她推我一下亲到李豔的小嘴上,李豔尖叫著把我推开,侧过头去躲闪,我冲著她的耳朵亲了过去,没想到李豔好像特别怕痒,求饶了:「啊……哈哈哈……我不敢了,小色鬼,哎呀,不是,放过我吧!」我的下面硬了起来,我使劲在李豔俩腿间顶了两下,才放李豔起来,我也怕李豔恼了就不好弄了,沾沾便宜就好。


「小色鬼,拿什么东西捅你姐姐,还说不色。」李豔坐起来,整理著衣服笑道。


「你又不是没见过,天天用你还不知道。」


「你的我是没见过,小鸡巴一个。」她拿小手指比划著。


「我的小,哼,我让你看看。」我可能是喝酒喝的,我把牛仔裤扣子一鬆,把还硬挺著的鸡巴掏了出来。


「哎呀,你真是……你真拿出来,快放回去。」李豔有点害羞,一下转过身去。


「看到没,比伟哥的大不大?」关于男人的面子问题,我一定要挣回来。


「好了好了,不闹了,快去休息吧!」李豔有点不好意思。


「那不行,你看了我了,我要看看你的,这样才公平。」我起哄道。


「呸,小色鬼,就知道你不想好事,不理你了。」李豔扭过头去。


「哎呀,好姐姐,你就让我看看呗。」我凑过去死皮赖脸的墨蹟,不知怎么说的,说来说去李豔竟然同意让我摸一下,但是不许看,现在回想起来估计是酒的作用。


我怕她反悔,伸手去解李豔的裤子,她挡住我的手,看著我好像在叮嘱什么似的说:「说好了,就摸一下。」


「好了,我就摸一下。」


李豔自己解开牛仔裤的扣子,拉开拉鍊,我的手顺著她露出的内裤边缘滑了下去,李豔的阴毛不是很浓密,我的手穿过那些毛毛略向下深入李豔的小穴,我先在外面摸索了一下,然后分开大阴唇用中指向内插去,在李豔柔软的嫩肉中来回抽动……渐渐的小穴开始变的润滑起来,李豔用手抓住我的胳膊有点气喘的说:「好了,快拿出来吧,摸也摸了,别弄我了!」


我的手指借著湿润的指尖,去摸索摩擦李豔的阴蒂,一弄之下,李豔身体痉挛了一下,不自觉的哼叫了一声,用手使劲往外拉我的胳膊,我转过身子,左手摸著李豔的脖子,半侧卧的压著她,吻上她的小嘴。


她开始还紧闭牙关来回摆头表示反抗,我下面一用力她不禁一声娇叫,我的舌头顺利进入她的口腔,碰到她柔然的舌头,我猛嘬她的小舌头,同时下面伸进俩个手指去搅动抽插她的小穴。李豔的呻吟声被压抑在喉咙中顺著鼻音哼出来,这时我的小鸡巴已经膨胀到快要撑破裤子的地步了,我抽出手解开我的裤子扣,把它释放出来,我的手一离开她的小穴,李豔好像反应过来似的,拼命推开了我,半喊叫道:「可以了,我不能做对不起伟的事情,别让我内疚,好么?」我搂住她,说:「豔姐,你帮帮我吧,我快疯掉了。」她看著我的坚挺的鸡巴,无奈的表情,最后好像下定决心似的说道:「你要保证绝对不可以插进来,好么,我帮你射出来。」我当时痛快的答应了。


李豔用手抓住我的鸡巴,轻轻的上下套弄起来,看起来手法十分熟练,看来没少给伟哥手淫过,我俩半卧在沙发上,我右手推上去她的毛衣和纹胸,露出她不大但很圆润的乳房,李豔的乳头微呈粉红色,她的乳房弹性适中,摸上去手感很舒服,我用嘴含著左边的乳头,轻轻吸吮著,用牙齿轻轻咬著,弄得李豔忍不住的呻吟。当我的手再深入她的芳草地时,裡面已经春潮犯滥了,我轻鬆的插入俩个手指,来回抽插著,跟著李豔套弄我的节奏,逐渐加快著我的手指的节奏,换来的是李豔压抑不住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


突然,李豔浑身痉挛了,手裡的动作停了下来,放肆的叫了几声,然后浑身瘫软下来……我的手指感觉到她的小穴一阵阵的紧缩,她高潮了。 我翻身平躺在沙发上,抱著李豔半强迫地让她骑在我身上,把她的牛仔裤褪到大腿,保留著半透明的小内裤,让骚穴隔著内裤压在我的鸡巴上。李豔立刻明白了我的用意,她半跪在沙发上前后摩擦起来。我举著俩手抚摸著李豔的双乳,揉捏著她的乳头,她被刺激的更卖力的来回滑动,隔著内裤我一样能体验到她小穴的柔软与湿热,李豔很有经验的抓起桌上摆放的餐巾纸,放在我的鸡巴前面,我不禁一泄如注……李豔慢慢的停下动作,她简单帮我清理了一下便从我身上下来,进了卫生间。


好半天李豔从裡面出来,看著正抽烟的我埋怨的说:「被你害死了,弄得人家的内裤都葬了。」 说著她走到我旁边坐下,挑衅的说:「这下舒服了,你个小坏蛋。」   我搂过她来就亲,她不再躲闪,跟我深吻了起来,一下子我的欲望又起来了。


「豔姐,你看我又想了,咱们再来一次吧!」


「哇,你怎么这么快又行了,我可不来了,太累了。」李豔说完要去睡觉,我哪裡能放她走啊,我死死抱住她,说:「豔姐,你救人救到底么,这次不用你动了,让我在你屁股沟磨蹭磨蹭就行,好么?」


李豔拗不过我,只得又交代了一次:「记住,别插进来,不然别怪姐姐翻脸了。」


说完褪下裤子,露出白嫩娇俏的屁股和雪白的大腿,只是还是没脱下内裤,她半趴在沙发上,我从后面把鸡巴夹在她的臀沟裡,隔著内裤来回挺动起来,双手来回抚摸李豔光滑的大腿,不一会儿感觉来了,赶紧把纸放在鸡巴前面射了出去。


后来大家都累了,各自洗了个澡回屋睡觉了。


从这以后,窗户纸捅破了,大家就随意多了,有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著看著我就把手伸到李豔纹胸裡或内裤裡摸摸,她也总是让我沾沾便宜,有时摸著摸著兴致来了,也会让我把她压在身下,一边深吻一边隔著衣服或内裤磨蹭,让我射出来。还有时她让我摸著她的屁股或扣著她的小穴她帮我手淫出来。还有一次我回来李豔正在厨房中炒菜,那天她刚下班穿著工装套裙,前凸后翘的那种,搞的我一下欲火就上来了,我从后面抱著李豔磨蹭了一番,感觉不过瘾,趁她腾不出手来,我先把手伸进去扣摸了一番,然后把她套裙掀起来,把裤袜和内裤褪到腿弯,把鸡巴插到她两腿间,紧贴著小穴,让李豔夹紧双腿,我一边抽送一边抓著她的胸部,结果鸡巴的龟头来回磨蹭李豔的小穴,搞的李豔的淫水都流了出来。李豔那天也很动情,菜也不炒了,挺动中,我的鸡巴鸡巴头能浅浅的插进李豔的小穴口,这种刺激让我没忍住结果射到了李豔的裤袜和内裤上,让她骂了我好一通。


转眼过年了,回家再回来的时候,发现李豔先回来了,原来伟哥家比较远,要晚两天回来。


我进家的时候,李豔正好在洗澡。我问清楚伟哥没回来后,摸到卫生间的门口发现门没锁,估计是李豔认为我中午不会回来,所以连门也没有锁。我赶紧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拿著毛巾推开卫生间的门,好一幅美人沐浴图,李豔白花花的身躯一览无馀,看我进来下意识的护住三点,埋怨道:「没看人家在洗澡,出去出去!」我关上门嬉皮笑脸的说:「一起洗吧,我帮你搓搓背。」开始李豔还躲躲闪闪不太自然,我从后面抱住她,手直接摸上了她的乳房,翘起的鸡巴顶在她的臀部上,看来这个年假她没得到滋润,我只是轻微一捏她的乳房她就呻吟起来,等我的手开始抚慰她的小穴时,她更是控制不住的叫了起来。


她主动的近似疯狂的和我接吻,阴户下意识的去紧贴我的鸡巴,弄得我恨不得立刻把她就地正法,可是想到原来的约法三章,也只能在附近区域磨蹭磨蹭寻找慰藉。


「我们做一次吧,反正都这个样子了,插不插进去有什么分别!」李豔突然在我耳边低语了几句,正在李豔小穴门口徘徊的鸡巴,如得到赦令般借著水的润滑,一下插进李豔的小穴……这一下就让李豔忍不住哼叫一声,鸡巴没入了一半。我感觉李豔的小穴异常的湿热和挤压,慢慢后退了下然后一下顶入到底,李豔一下抱住我的脖子,岔开腿盘在我腿上,我把她挤在牆上,抱著她的大腿开始活塞运动起来……李豔的哼叫呻吟深深刺激著我,我愈发用力的抽插迫使李豔由呻吟变成快乐的尖叫,最终在李豔的一声尖叫声中,我喷射在她的子宫深处。


那天下午我们吃完饭就上了床,我和李豔一丝不挂的躺在被窝中,深吻缠绵,我狠狠操著李豔的小穴,从前面后面侧面攻击著它,直到她的小穴红肿了起来,然后俩人相拥而睡。


从这以后,我俩一发不可收拾,我们早上趁伟哥没起床时在卫生间裡做,晚上回来在厨房裡做,甚至有一次伟哥出门买包烟的功夫我们也就干了一炮,直到最后伟哥有所怀疑,我才搬出了那裡。李豔陪了我半年,也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全文完】